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父子相谈

第二百五十六章 父子相谈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敲门声在安静的【民国谍影】夜晚显得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清脆,不一会就有人把大门打开了一条缝,里面伸出一个脑袋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家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家人虾叔。

  “你们找谁?”虾叔一下子看到门口车灯明亮,五辆轿车一字排开,整齐的【民国谍影】停在门口,站的【民国谍影】密密麻麻几十个人,顿时有些惊吓。

  “虾叔,是【民国谍影】我,志恒!”宁志恒只好再次高声说道。

  “啊!二少爷!”这时虾叔才注意到眼前这个青年,竟然是【民国谍影】二少爷志恒,“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天,快进来,快进来!”

  他赶紧把大门打开,这个时候身后也出来了几名护院。

  他们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家的【民国谍影】老人,自然认得自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少爷,马上一阵子招呼,顿时整座大宅院就变得欢腾起来,灯光纷纷亮起,人声逐渐的【民国谍影】热闹起来。

  宁志恒挥手示意,一众手下提着皮箱和行李跟着他走进了宁家大院。

  “虾叔,这些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带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部下,赶紧带着人去把后院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客房收拾出来,这段时间他们都住在家里。”宁志恒开口吩咐道。

  “好,好嘞,我马上带人去收拾。”虾叔一听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,马上选了几个下人去收拾客房。

  宁家大院在附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数的【民国谍影】大宅院,占地面积大,房间也多,住这二十多名队员不算什么。

  这时父亲宁良才和母亲桑素娥听到下人禀报,都匆匆忙忙赶了过来,宁志恒进入客厅时,宁良才和桑素娥也刚刚赶过来。

  “这么突然就赶回来了,也没有提前说一声?”母亲桑素娥上前赶紧拉着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手,忧心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,“不会有什么事情吧?”

  宁志恒微微一笑,用手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按住母亲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掌,安慰着说道:“能有什么事?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想母亲您了!你不用担心,呵呵,本来下午就回来了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又碰到几名同事,拉着去喝了些酒,这才回来晚了!”

  “净瞎说,这杭城里哪有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事?”桑素娥可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好骗的【民国谍影】,马上就再次问道。

  “好了,你又不懂,先让他休息一下,一会再慢慢说!”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宁良才却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只怕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真话。

  自从他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军事情报调查处供职,就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打听了一下这个部门。

  这一打听才着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吓了一跳,这个军事情报调查处竟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当今的【民国谍影】锦衣卫,中国最有权势的【民国谍影】特权部门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些真正有权有势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,也要避之如虎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竟然加入了这样一个部门,怪不得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局长那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,听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竟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,也要谨慎相对。

  在杭城就有军事情报站,就已经在杭城是【民国谍影】无人敢惹的【民国谍影】部门了,好像这些人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儿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事。

  宁志恒笑着说道:“我这次回家带来了一些部下,就暂时住在家中。”

  说到这里,他转身指了指提着皮箱的【民国谍影】孙家成和赵江,把他们介绍给了父母,然后吩咐两个手下道:“这里不用你们了,你们去带着弟兄们早点休息,那个庞修给我盯好了,别让他在我家里手脚不干净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组长!”孙家成和赵江放下皮箱,领命而去。

  宁志恒和宁良才相视了一眼,宁良才开口说道:“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到书房去说吧!”

  宁志恒点点头,将皮箱都提到了书房里,宁良才对桑素娥说道:“我和志恒有事要谈,你先回去休息。”

  桑素娥在家虽然强势,但也知道,丈夫和二儿子一定有大事情要谈,自己是【民国谍影】妇道人家插不上手的【民国谍影】,只好跟宁志恒交代了一句:“我去收拾一下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房间,有刚晒好的【民国谍影】被褥,你睡着也舒服些。”

  宁志恒笑着向母亲点了点头,便转身和宁良才进了书房,然后将房门锁死。

  宁良才这时才有时间,仔细端详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,距离上一次回家已经有半年多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了,此时宁志恒给宁良才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已经大不一样!

  不知为什么,此次宁良才从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【民国谍影】压迫感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种长时间执掌权柄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不自觉的【民国谍影】形成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种气质,一种自信!

  有些人在生活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言一行都可以改变弱小者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生命运,所以他潜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具备一种就连他们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【民国谍影】优越感,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所谓身处高位俯视众生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,这种感觉会无形的【民国谍影】压迫身边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感知。

  宁良才半生商海沉浮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他也见过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人无一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他仰视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,没有想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会给他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,这半年多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蜕变成这样!

  宁良才暗自诧异,他坐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座椅上,开口问道:“说一说吧,怎么突然赶回来了,也不提前说一声!”

  宁志恒也坐了下来,斟酌了一下语言,开口回答道:“这一次回来主要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你们西迁重庆的【民国谍影】事。”

  宁良才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不禁疑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西迁重庆?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说好了过段时间再走吗?怎么突然要走?我这段时间正在做你大伯和二伯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他们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去重庆,有家有业的【民国谍影】谁愿意去边陲之地,呵呵,有几次我都差点让他们给说服了!”

  宁志恒觉得有些事情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和父亲宁良才说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好,宁良才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个精明之人,不然也不会徒手创下这番家业,做事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有头脑魄力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想到这里,他开始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道:“现在情况有变,我这半年里抓个不少日本人,现在这些日本人开始调查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,结果被我抓住了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拖不了多久。到那时日本人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报复你们,我远在南京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援手不及的【民国谍影】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杭城里,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不小,对付你们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易如反掌,所以我知道消息后,马上赶了回来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不多,家里人必须要在七天之内都西迁重庆,一个也不要留下。”

  听到宁志恒实言托出,宁良才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大变,这个情况出乎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预料,日本人在杭城占据租界,设立领事馆已经四十年了,早就经营了强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,真要是【民国谍影】对付他一个普通商人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他没有犹豫,反正早就找好了后路,此时心中也不乱,一拍大腿说道:“好,那就不拖拖拉拉的【民国谍影】了,这几天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把愿意跟着我们走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带走,不愿意跟我们走的【民国谍影】也不勉强,天下没有不散的【民国谍影】宴席,我也顾不了太多!”

  “不,全部带走!一个不留!”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斩钉截铁,不容质疑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宁良才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,对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没有完全明白。

  宁志恒再次确认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只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一房的【民国谍影】全部带走,其他宁氏族人愿意走的【民国谍影】也要带走,母亲桑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两个亲舅舅及其家人,也必须带走,总之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!”

  宁良才身子前倾,眼睛看着宁志恒好一会,才有些不确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说服工作怎么做,现在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你大伯和二伯就无法说服,志恒,这样做徒惹人嫌,人各有命,何必强求!”

  大伯宁良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所学校的【民国谍影】校长,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支里最有文化的【民国谍影】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秉承宁家书香门第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些传承,所以在兄弟三人中一向颇有威信,性情也最执拗,宁良才和他提个几次西迁事情,都被一口回绝,最后就干脆不提了。

  至于二伯宁良品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市政府的【民国谍影】熬了一官半职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职位,自然也舍不得离开。

  至于小姑宁云英嫁给姑夫姜俊茂,名下也有两间铺子,家境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殷实。

  可以说摹久窆啊傀氏兄妹这一房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衣食无忧的【民国谍影】中产之家,又怎么可能抛家舍业的【民国谍影】离开杭城祖地,去往边城。

  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宁良才自己,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宁志恒,也根本不会想到举家西迁重庆,所以说摹久窆啊傀良才对宁志恒所说的【民国谍影】全部带走,颇不以为然。

  说到底他对日后日本人对中华民族造成的【民国谍影】巨大伤害根本预计不足,也根本无法预知半年之后杭城所要遭受的【民国谍影】空前劫难。

  宁志恒当然早就有想法,他挥了挥手,断然说道:“这些由不得他们,我此次回来带有二十名武装部下,杭城军事情报站也有大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,到最后如果不答应,就全部强行带走,真送上了船他们还能跳江不成!”

  宁志恒此行早就有打算,他知道家里这些亲人故土难离,自己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如何解释也没有人会相信,况且他一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寡言少语,更不会花费这个水磨功夫,干脆快刀斩乱麻,强行送往重庆。

  至于这些亲人们理不理解,领不领情都不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考虑之列,以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性情也用不着考虑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感受,这总比留在这里等着日本人来屠杀要好的【民国谍影】多。

  以这场浩劫的【民国谍影】惨烈程度,只要留在杭城,这些亲人们存活下去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性不大,更别说之后还有八年朝不保夕的【民国谍影】亡国奴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活,所以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,宁志恒都不会让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惨剧发生,一时的【民国谍影】强制虽然会让亲人们不快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日后他们自然会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用心良苦。

  他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的【民国谍影】走向和趋势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要尽量让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躲过这场浩劫。

  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宁良才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语气不容商量,知道这个儿子根本不会听取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意见。

  其实他早就知道,这个儿子如今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和能量都远远超过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估计,真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强行按照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做法执行,整个宁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力阻止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想到这里,他心中不禁有一丝无奈和失落,那个昨日里还青涩倔强的【民国谍影】孩子,就在不经意的【民国谍影】一转眼之间,就长大成人,迅速蜕变成了现在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,在这个世道就掌握了足够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和权势,言语之间就决定了一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命运,真不知道自己是【民国谍影】该高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伤感。

  宁志恒没有在乎自己父亲心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感慨和伤怀,他起身来到书房中间,将地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只大皮箱放倒,解开皮扣,接着说道:“这次去重庆,把这些钱带走,我想足够让整个宁家熬过这场战争,不会让他们吃太多的【民国谍影】苦头。”

  说完,将皮箱盖打开,呈现出里面满满的【民国谍影】英镑和美元,宁良才一开始就知道,这四个皮箱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儿子带回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物品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只皮箱,竟然装的【民国谍影】全是【民国谍影】英镑和美元。

  他几乎在瞬间从座位上弹了起来,几步就来到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看着这一摞摞崭新的【民国谍影】钞票,半晌没有说话。

  要知道现在在中国金融市场上,在民间流通的【民国谍影】,最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英镑,其次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美元,现在国内法币已经快速的【民国谍影】贬值,三大国有银行利用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货币改革,以强制手段掠夺民间财富,这个时候,严重的【民国谍影】后果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。

  现在市面上,英镑和美元的【民国谍影】兑率越来越高,一路上涨,这样一大箱子英镑和美元,在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年间就快翻了两倍的【民国谍影】价值,现在对宁良才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殷实商家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笔无法估量的【民国谍影】巨大财富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儿子是【民国谍影】从那里获取的【民国谍影】这样一笔财富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知道宁志恒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没有错,就这一箱子财富,就足以让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再无后顾之忧。

  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快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价值观再一次被推翻了,因为儿子又打开了另外一只大皮箱,和之前一样,又是【民国谍影】满满一箱子的【民国谍影】英镑和美元。

  宁良才觉得自己应该安静一下,好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整理一下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思路了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