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二百四十章 确定地位(求月票)

第二百四十章 确定地位(求月票)

  处座对赵子良口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迫在眉睫的【民国谍影】重大案件很是【民国谍影】关注。

  赵子良急忙称述道:“就在三个小时前,在我们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门之外,志恒发现有人在跟踪他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紧急调集人力,封锁了附近这条街区,经过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搜捕,我们成功的【民国谍影】抓获了跟踪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两名日本间谍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从日本间谍身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照相机里得到的【民国谍影】胶卷,冲洗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相片,请您过目!”

  说完,他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相片袋递到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桌子上。

  处座听赵子的【民国谍影】汇报,精神一振,急忙问道:“两名日本间谍,人现在在哪里?”

  宁志恒赶紧回答道:“已经送往刑讯科关押,我们先过来向您汇报,然后就准备对他们进行审讯,看看有没有同伙!”

  处座对这个突然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消息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满意,他笑着对宁志恒说道:“志恒,一天之内抓捕四名日本间谍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手脚利索!”

  他对这个手下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太满意了,现在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所有大案,几乎全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在主持或者参与,能力之强在军情处可以说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出其右。

  在他看来,这个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具备的【民国谍影】条件简直完美,首先是【民国谍影】根底干净,政治可靠,少年时加入黄埔军校,毕业后进入军事情报调查处,半年多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就表现出来极其妖孽的【民国谍影】才华,那锐利的【民国谍影】洞察力,精准的【民国谍影】推理能力,还有极强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能力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战术能力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首屈一指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手,可以说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顾忌他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盘根错节势力庞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保定系,处座肯定会将宁志恒大力培养,收为己用。

  就拿现在这件案子来说,这照片上多少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被人偷拍,就连赵子良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老牌特工都被人抓拍而一无所觉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宁志恒却能够敏锐的【民国谍影】察觉到,并迅速反制,将跟踪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抓捕回来,可想而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警觉性和行动能力,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太出色了!

  处座对于宁志恒向来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赞赏有加,他拿起桌案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相片袋子,将那叠相片取出来,一一翻看。

  很快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,他抬起头来,看了赵子良和宁志恒一眼,但又没有说话。

  又继续翻看,直到最后不禁破口骂道:“嚣张之极!这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针对志恒一个人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对我们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挑衅,都堵到家门口来拍照片了!”

  他看向赵子良二人,冷声说道:“他们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对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进行调查,想要深入的【民国谍影】了解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对手,看来这段时间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打到他们痛处了,打疼了就知道要还手,所以找上门来了!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南京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主场,在这里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占据主动的【民国谍影】,只要他们敢进来,就别想再逃出去。”

  宁志恒对日本间谍组织对阵以来,一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以胜利结局,所以骨子里并不畏惧这些东洋人,话语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自信溢于言表,这让处座和赵子良听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赞许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笑。

  “志恒到底是【民国谍影】有胆气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像我们忧虑重重,”赵子良不禁有些感慨,“不过这应该和你脱不了干系,这大半年来,日本人在你手里吃了大亏,损失惨重,这才开始对我们重视起来了,说起来你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目标,你可不能掉以轻心,今天是【民国谍影】你反应及时,下一次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【民国谍影】运气了。”

  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让宁志恒心中一惊,他顿时有些警觉起来,自己这大半年来对日本间谍组织在南京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势力实施了重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打击。

  日本人只要有心,这些事情并不难查。毕竟军事情报调查处人员众多,人多口就杂,这世上除了死人谁也不能确保能保守秘密。

  自己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无所畏惧,如今他背靠军事情报调查处这座大山,手中掌握大量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源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个人战斗力,可以说在他见过军事情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手中,不做第二人想。

  最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有着无人能比的【民国谍影】底牌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具备超出常人想象的【民国谍影】预警能力,那种匪夷所思的【民国谍影】第六感觉,能够让自己在这危机四伏的【民国谍影】斗争中占尽了先机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弱点也很明显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人,他远在杭城的【民国谍影】父母兄妹,还有老师一家人,这些人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最为牵挂的【民国谍影】,一旦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牵连到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,后果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敢设想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远在杭城,距离上海太近了,日本间谍组织在那里也具备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,如果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查出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来历,对父母下手,那可真就悔之晚矣!

  原来想着此时距离杭城沦陷还有近半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居家迁往重庆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并不紧张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看来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刻不容缓了,不能把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软肋暴露在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等这件案子结束,自己必须要去杭城一趟,亲自督促家人尽早的【民国谍影】搬迁!

  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师一家还好说一些,毕竟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南京城,再说老师的【民国谍影】住所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化管理的【民国谍影】专区,日夜都有军队执勤巡逻,安全性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能够保障的【民国谍影】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以防万一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多加防备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宁志恒心思电转,脑子里飞快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转着,把自己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思虑了一遍。

  处座这时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这件案子高度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视起来,他拿起那张抓拍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照片看了看,对赵子良说道:“看来有些事情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疏忽了,我们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档案,除了情报科那些情报员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保密级别很高,是【民国谍影】专门的【民国谍影】档案室存放。

  其他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事档案都放在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档案室里,毕竟原先想着行动科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保密级别不用那么严格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行动科用行动证明了,你们才是【民国谍影】谍报前线的【民国谍影】主力军,对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要重视起来,我马上安排,从今天开始,你们行动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档案设立专门的【民国谍影】存放室,和情报科一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保密等级,只有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令,才可以调取调阅,绝不能够给日本人以可乘之机!”

  “处座英明!”赵子良和宁志恒大喜过望,不约而同的【民国谍影】站起身来,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决定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简单,意义非常,它不仅是【民国谍影】在事实上加强了对行动科人员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身保护,以及其亲属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身安全。

  更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第一次真正确定了行动科在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首要地位,肯定了行动科在谍报战线做出的【民国谍影】卓越贡献。

  “好了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必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保护措施,算不上什么!”处座语气和蔼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,同时压了压手势,示意两个人坐下,“日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这次行动也提醒了我们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在做战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侦查工作,他们要开始反击了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志恒说的【民国谍影】对,在这里我们是【民国谍影】主场,必须要让他们知道,在南京的【民国谍影】谍报战场上,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们军事情报调查处说了算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!”赵子良和宁志恒同声回答道。

  从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出来,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他快步走出中心办公楼,并没有回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一路来到军情处广场的【民国谍影】一角,找了一处台阶,连擦也不擦,直接坐在那里,眼睛看着广场中还有不少正在训练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杜队员,良久没有说话。

  一直跟在他后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静静地跟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后面,看着他坐在台阶上,也没有多言。

  过了半天,赵子良才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开口说道:“志恒,你知道吗,当初我在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,一直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最聪明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,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底层的【民国谍影】小军官,那时候每天浑浑噩噩也不多想的【民国谍影】混日子。

  后来处座得到了领袖的【民国谍影】赏识,突然平步青云,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兄弟们都跟着沾了光,当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我没有什么才能,只会打打杀杀,处座就把这个打下手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科交给了我,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对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器重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人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得了一就想二,等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站到这个位子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怎么也不甘心听别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招呼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个谷正奇那一副从骨子里瞧不起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嘴脸,可惜形势比人强,行动科被情报科压了这么多年,现在我这心里才算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正顺畅了,多亏了你,不然我也熬不到扬眉吐气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天。”

  宁志恒知道赵子良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刚刚得到处座的【民国谍影】肯定,心有感触,他上前一步说道:“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功劳,志恒不敢居功,不过以后我们行动科的【民国谍影】日子就好过了,情报科现在该围着我们转了。”

  赵子良哈哈大笑,一拍大腿站了起来,对宁志恒说道:“不耽误时间了,你现在马上去提审那两名日本间谍,尽快得到口供,这一次行动务必要做的【民国谍影】漂亮,让别人看的【民国谍影】到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实力,才不敢多说话!”

  宁志恒马上领命,快步赶往刑讯科,提审那两名自投罗网的【民国谍影】日本间谍。

  这个时候,早就等候在刑讯科的【民国谍影】王树成和孙家成看见宁志恒过来,都赶紧迎了出来。

  他们知道宁志恒去向处座汇报后,就会马上开始对人犯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,等一直等在这里。

  宁志恒也没有多说,一步当先进入审讯室里,并吩咐道:“先把那个身上没有藏毒的【民国谍影】那名人犯带过来,先从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打开缺口。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