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旗袍乍现(求月票)

第二百一十一章 旗袍乍现(求月票)

  宁志恒一行人迅速赶到了城南新曲街区,在街口下了车,一路前行,很快就在街边发现了一家商铺,牌匾上写着安和二字。

  孙家成挥手示意,马上有几名队员顺着店铺,开始布置人员,将这座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前后左右都隐隐围住。

  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于诚看到这一幕不禁暗自点头,行动科这些年进步极大,做事越来越有章法,只看这点小处,就显示出平日里训练有素。

  宁志恒根本没有开口命令,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在什么方位警戒,以最快的【民国谍影】速度将现场控制起来。

  由此可见,行动科现在地位逐渐凌驾情报科之上,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原因,最起码情报科在现场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不会像行动科这样准确到位。

  宁志恒带着人迈步走进了这家商铺,发现就在柜台上摆放着一台公用电话。

  柜台里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三十出头的【民国谍影】女掌柜在看铺子,看着宁志恒一行人进了店铺,顿时眼角一跳!

  他们这些常年与外人打交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商户,眼力自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般的【民国谍影】平民百姓能比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们能从顾客的【民国谍影】穿着和气质上,一眼看出此人大致的【民国谍影】经济状况和身份地位。

  而眼前这些人,身穿样式统一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山便装,个个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身形健硕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年,一看就绝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。

  当前一个青年面沉如水,一双明亮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,目光锐利的【民国谍影】像一把刀子。

  她心里一秃噜,暗叫一声不好,这些人根本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来买东西的【民国谍影】,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麻烦找上门来了。

  “就你一个人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家安和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掌柜?”宁志恒沉声问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后面还有我男人,您有事?”女掌柜小心翼翼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。

  宁志恒没有说话,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孙家成开口说道:“把你男人也叫出来,我们长官要问话。”

  说完,他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军官证件放在柜台上。

  女掌柜一听孙家成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顿时吓了一跳,她拿起军官证件仔细看看,心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坎忑才稍微稳定了一些。

  现在国内的【民国谍影】局势还没有开始恶化,军队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军纪管理还算到位,在首都南京城里,商户们最怕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那些吃拿卡要的【民国谍影】黑皮警察,和上门滋事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痞流氓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些正经的【民国谍影】军人们做事还有分寸,很少发生恶劣事件。

  女掌柜赶紧回身进了后面住房,将这家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男主人叫了出来。

  夫妻二人看着眼前这些人,心里七上八下,不知道宁志恒他们为什么找上门来。

  宁志恒轻咳了一声,尽量把语气放的【民国谍影】平缓,然后开口问道:“你们不要紧张,我们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来了解一下情况,只要你们如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,就不会为难你们!”

  说到这里,他伸手指了指柜台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,接着问道:“你们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是【民国谍影】收费的【民国谍影】公用电话吗?”

  夫妻二人赶紧点头,男掌柜谨慎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安装电话费用太高,我们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收些费用维持!”

  这个时代安装一部电话的【民国谍影】费用很高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经营的【民国谍影】商家和办公部门,平民百姓是【民国谍影】根本不会安装的【民国谍影】,使用公用电话,都要付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费用,有些商铺就特意安装了电话,从中赚取一些差价。

  宁志恒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不管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收费情况,我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想问一问你们,你们三天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上午十点半,有人使用了你们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,拨打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很短,内容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位刘老板请求周转一笔十二万三千元的【民国谍影】款项,并请对方去一家联盛酒楼吃饭,打电话这个人,你们有没有印象?”

  这对夫妻二人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问话,心里这才踏实了下来,原来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打听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电话。

  男掌柜为难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长官,我们这个小店开门做生意,一天来来往往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太多了,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记不住那么着人,何况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三天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!”

  宁志恒也知道这个男掌柜说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实情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再试一试,因为还有另一种情况,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男掌柜不愿意多招惹是【民国谍影】非,干脆就说不知道,估计宁志恒他们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为难他们。

  这些平民百姓在这个动荡的【民国谍影】时代,犹如水面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浮萍,任何一点风浪都可以轻易将他们打散,将他们平静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活毁去,自然不愿意多事,轻易的【民国谍影】惹祸上身。

  宁志恒却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们夫妻二人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诈一诈他们。

  他从身上掏出一叠钞票,随手放在柜台上,然后又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配枪也“啪”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声拍在柜台上。

  然后声音变得生硬,开口说道:“我给你两条路,一条路是【民国谍影】好好回忆,给我一个满意的【民国谍影】答复,这些钱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给你们赏金!另一条路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你冥顽不灵,死不开口,我将你们夫妻二人抓回去,最后送你们一人一颗子弹,你考虑清楚再和我说。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如同晴天霹雳,顿时将店主夫妻二人吓傻了,看着柜台上的【民国谍影】钞票和手枪,半天说不出话来,没有想到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!

  男掌柜到底心理承受能力强些,他急忙说道:“长官,你让我们想一想,想一想,我们一定会想起来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女掌柜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吓得脸色苍白,浑身无力,两个人冥思苦想的【民国谍影】回忆着,生怕自己会被眼前这些凶神恶煞们带走。

  过了好半晌,宁志恒再次问道:“到底有没有印象?”

  男掌柜一脸的【民国谍影】土色,喃喃的【民国谍影】哀求说道:“长官,我实在是【民国谍影】记不起来了,你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再想一想!”

  宁志恒心中一沉,看来这个店主是【民国谍影】真记不起来那个打电话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了,自己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诈一诈,看看他们夫妻二人有没有隐瞒,又不能真的【民国谍影】为这个原因把人抓起来吧,看来事情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费着周折了。

  可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女掌柜有些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长官,我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印象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记不起她的【民国谍影】模样了,当时我也没有过多的【民国谍影】注意!”

  她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让店铺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众人都精神一振,宁志恒赶紧说道:“只要你记的【民国谍影】就好,有多少印象就说多少,我自然不会难为你们!”

  女掌柜这才开口说道:“三天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一直在店里,上午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也没有几个用电话的【民国谍影】,到了十点多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确实有个人来打电话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具体时间我也没有注意,好像时间很短,说了两句话就挂断了。”

  宁志恒一听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对,通话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确实很短,那个人具体长什么样,你还能记住吗?”

  女掌柜壮起胆子接着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年轻的【民国谍影】女人,长官,我当时确实没有注意她的【民国谍影】相貌,现在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记不起来了,也没有听清她到底说了什么。”

  说到这里,她一脸畏惧的【民国谍影】看了看宁志恒,真怕这个回答他不满意!

  “一个年轻的【民国谍影】女人!”

  宁志恒听到这里,不禁很是【民国谍影】失望,他最拿手的【民国谍影】一项本领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凭借目击者的【民国谍影】描述,就能画出目标的【民国谍影】容貌,很真实直观的【民国谍影】还原目标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对夫妻都没有记清楚那个目标的【民国谍影】容貌,这让他没有了施展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段。

  不过凭借他敏锐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,他觉得女掌柜好像还有未尽之言,接着说道:“你能够记得多少就说多少,只要你尽力了,我们非但不会抓你们,这些钱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女掌柜听到这话,终于说道:“我只记得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年轻女人,是【民国谍影】披肩的【民国谍影】卷发,身上穿着青白的【民国谍影】旗袍,旗袍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牡丹花鲜艳的【民国谍影】好看,料子肯定上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毛织料,手工也精细,收口一点毛边都没有,整个样式合身极了,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旗袍店里订制的【民国谍影】手艺。”

  听着女掌柜详细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,众人不禁惊诧莫名,这个女掌柜对那个女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样貌根本没有留心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她的【民国谍影】发式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穿着的【民国谍影】旗袍却是【民国谍影】观察入微,记忆深刻。

  宁志恒心中不禁暗自感叹,女人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视觉动物,她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思维方式和男人大不一样,可以忽略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切事物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对于身边女性的【民国谍影】穿着却有着难以想象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力。

  宁志恒听完她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,点点头说道:“非常好,你对她的【民国谍影】穿着能够记得这么清楚,那对她的【民国谍影】身材应该也有印象吧?比如身高多少?是【民国谍影】胖是【民国谍影】瘦?”

  女掌柜仔细想了想,回答道:“比我高一些,身材很苗条!”

  宁志恒看了看女掌柜的【民国谍影】身高,估计了一下,这个女掌柜大概在一米六左右,估计那个女人大概一米六二三左右的【民国谍影】身高。

  宁志恒低头苦苦思索着,过了好半天,他才又问道:“你所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在南京城里,最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旗袍裁缝店有哪些,离这里最近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哪一家?”

  女掌柜对这个问题显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很清楚,没有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就回答了出来:“那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少,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有三家,离这里最近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北权裁缝店,他们那里做旗袍手艺是【民国谍影】远近闻名的【民国谍影】,就就在前面右边一条街上。”

  宁志恒听到她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点了点头,然后指着门外对女掌柜说道:“现在你按我说的【民国谍影】做,现在你去门口,看一看过往的【民国谍影】行人,找出一个身高体形和那个女人最相近的【民国谍影】,然后指给我!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