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八十九章 目标出现

第一百八十九章 目标出现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齐出,略施手段,很快就将四个营业员控制住,并交代清楚了诸多细节,让他们为军事情报调查处在银行内部做内应。

  他又在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门外安设了固定的【民国谍影】监视点,王树成带领足够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盯在那里。

  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特意安排王树成主持这一项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,王树成的【民国谍影】军衔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尉,在三个行动队长中资历最浅,军衔最低,如果不给他机会,以后有了机会很难提起来。

  作为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嫡系力量,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大力扶植,如果这一次能有突出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,再熬一段时间,宁志恒就可以为他运作,将他提升至上尉。

  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身后有背景和靠山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。你永远不用担心是【民国谍影】否有机会,只要自身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足够,自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顺风顺水。

  宁志恒为了稳妥起见,还特意调去了一部分以前执行过监视任务,比较有经验的【民国谍影】黄包车夫,交给王树成统一指挥。

  可以说摹久窆啊傀志恒已经撒下一张大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渔网,静等着猎物来临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个需要耐心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急是【民国谍影】急不来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五天之后,情报科对谢浩初和耿博明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也有了消息,调查报告以最快的【民国谍影】速度放在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桌上。

  谢浩初,四十三岁,祖籍江苏,最初是【民国谍影】江苏大商人彭博达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经理,后来彭博达与人组建永安银行,因为他出的【民国谍影】股本最多,所以他推荐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得力手下谢浩初担任总经理,大家都没有异议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谢浩初不太懂银行业务,所以又请了银行协理耿博明来主持日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。

  谢浩初的【民国谍影】履历很清楚,他一直在国内经商,每个阶段都能找到相关的【民国谍影】证明人,所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。

  耿博明,三十九岁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江苏人,他早年在家乡读书,后去日本留学二年,回国后一直在金融银行业供职,后来因为经验丰富,被推荐给几位股东来到永安银行,作为谢浩初的【民国谍影】副手,主持日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但主要决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请示总经理。

  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都在江苏老家,在国内的【民国谍影】履历清楚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青年时期在日本的【民国谍影】留学经历不详。

  情报科对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评价是【民国谍影】可疑人物,建议继续甄别,现在调查还在继续,已经派人去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老家进行更深入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,会有后续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报告提交。

  宁志恒拿起报告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翻阅着,目前看来这个耿博明的【民国谍影】嫌疑最大,这两个人到底谁才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正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呢?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两个人都有问题?

  不过宁志恒并不急于判断,等到他挖出了现在查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些间谍后,最后离开南京之时,如果情报科还没有确定下来目标,他干脆就一齐抓了,宁可抓错,也不可放过!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一贯的【民国谍影】作风!

  时间又过去了两天,王树成焦急的【民国谍影】在监视点等待着,时间一点一点的【民国谍影】过去,安排的【民国谍影】四个内应一直没有发出信号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!

  他是【民国谍影】第一次真正主持侦破工作。以前他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听从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行事,做什么事情都心中有底,可到了自己真正主持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承受的【民国谍影】心理压力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心中不时泛起紧张的【民国谍影】情绪,总是【民国谍影】担心在某个地方出现差错,以前跟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身后,他感觉组长做什么事情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成竹在胸,一切都在掌控之中,可轮到自己却总是【民国谍影】患得患失,看来自己和组长真是【民国谍影】相差太大了!

  就在这个时候,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门外,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的【民国谍影】男子,他身形健壮,腰身挺拔,穿着一身灰色便装,手提着一个公文包。

  他来到大门口,稍微犹豫了一下,就进入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营业大厅,过了片刻,他办理完业务,将取出的【民国谍影】钱款放进公文包里,准备离开。

  营业员许信办理完取款的【民国谍影】业务,起身来到大厅角落里一位青年男子身边,这位青年一直低着头看报,左面的【民国谍影】上衣兜里插着一只黑色的【民国谍影】百利金钢笔。

  许信若无其事的【民国谍影】路过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,以极低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快速说道:“那个穿灰布衣服,手提公文包的【民国谍影】男子!”

  这个青年听到许信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眼睛一亮,拿起手边的【民国谍影】礼帽戴在头上,起身坠在那个男子身后,走出银行大门。

  出了大门,他将头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礼帽取了下来,用手弹了弹灰尘,然后又戴在了头上,缓缓的【民国谍影】跟在那个男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后面。

  “队长,有信号,目标出现了!”早就有行动队员发现了情况,赶紧报告给了王树成。

  王树成听到这话,一个箭步来到窗前,正好看见那位男子和他身后不远的【民国谍影】跟踪队员!

  “太好了,终于出现了!”王树成按耐不住心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狂喜,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守株待兔了这么长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等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刻,他不敢怠慢,命令道:“远远的【民国谍影】跟住他,别脱了钩!”

  “队长,放心吧,早就安排好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跑不了!”

  梁实安快步出了永安银行,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公文袋攥紧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第三次来永安银行取钱,每一次他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坎忑不安,四下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,快步准备离开。

  这时不远处蹲在路边的【民国谍影】几个黄包车夫看见梁实安走近,赶紧起身准备拉活,一个手脚最快的【民国谍影】车夫几步就赶到了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。

  其他几个黄包车夫手脚慢一点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撇撇嘴,又重新坐了下去,等待着下一位主顾。

  “先生,要坐车吗?我这车全是【民国谍影】包新,座子里子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干干净净的【民国谍影】,包您满意!”黄包车夫殷勤的【民国谍影】招呼道。

  梁实安看了看眼前这位黄包车夫,被太阳晒的【民国谍影】郁黑的【民国谍影】脸庞,抬头的【民国谍影】皱纹深深的【民国谍影】刻在额头,粗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掌关节突起,陪着憨厚的【民国谍影】笑脸,盼望看着梁实安。

  “好吧,惠前路!”梁实安自己很少坐黄包车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看着这个黄包车夫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决定照顾一下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意,这些苦力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活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易啊!

  这个黄包车夫的【民国谍影】技术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错,车拉的【民国谍影】又快又稳,一路顺利的【民国谍影】将梁实安拉到了惠前路,梁实安下车后多给了他几个铜元,然后转身离开。

  黄包车夫将铜元揣在兜里,眼睛却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刻没有离开梁实安的【民国谍影】背影,这时身后的【民国谍影】两个黄包车也跟了上来。

  黄包车夫微微示意,低声说道:“进了左边第二个路口!”

  两个黄包车上各自下来两名灰衣男子,按照黄包车夫的【民国谍影】指引,顺着路口跟了下去。不多时,王树成也带着人赶了过来!

  梁实安一路回到了自己家里,一进家门就看见妻子正在院子里和邻居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女人闲话,看见梁实安回来,那个女人很有眼力价的【民国谍影】告辞回家,向梁实安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点了点头,回自己家去了!

  “你回来了,钱取回来了吗?刚才三叔他们又来借钱,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家里面都揭不开锅了!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也不敢答应,先劝了回去!”妻子看着梁实安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梁实安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公文包递了过去,沉声说道:“取回来了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和以前一样,先去买米面,只借粮食不借钱,不然不知道又花到什么地方去了!”

  妻子点头答应,接过公文包打开一看,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这可真不少,要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们这些当兵吃粮的【民国谍影】官家人有办法,你一个小参谋,这油水就这么多!要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你支撑着,这一大家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嚼口都没地找去!”

  梁实安没有搭话,就地找了个凳子坐在院子里休息,妻子在一旁接着唠叨,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市面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粮食又涨价了,邻居家的【民国谍影】男人薪水难挣,日子越发的【民国谍影】难过等等一些闲话,看着梁实安不发一言,知道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不好,就停住了嘴,起身出门去买粮食去了。

  梁实安自己静静坐着,他知道这些钱根本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油水,那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骗妻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借口罢了!

  自己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一个小小的【民国谍影】参谋,手中什么权利也没有,如今在军队中,参谋遍地走,干事多如狗!

  是【民国谍影】个闲职就给挂个参谋干事的【民国谍影】衔,说出去也好听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实权也没有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清水衙门,想找些外快都没有门路,就靠着那份薪水养着一大家子人。

  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日子实在清苦,他也不会经不住诱惑,被人给拉下水,如今是【民国谍影】上船容易下船难,脱不了身了!

  “队长,目标进了惠前路二十六号,一直就没有出来!”跟踪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回来报告道。

  “找出这个人,不要去周围打听,容易漏风,直接去当地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察局户籍档案室调阅资料!”王树成吩咐道。

  同时王树成已经在梁实安家的【民国谍影】附近开始布置监视点,以便对他进行全面的【民国谍影】监控。

  很快赵江就将惠前路二十六号住户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放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。

  军事委员会兵役部的【民国谍影】参谋?这个不起眼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物竟然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委员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人员?

  王树成对赵江说道:“你在这里盯着,我马上向组长汇报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那句话,宁可盯丢了,也不能惊醒了他!”

  赵江点头领命,王树成一路赶回了军事情报调查处,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王树成将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放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桌上:“组长,第一个目标出现了!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