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永安银行

第一百七十八章 永安银行

  宁志恒没有理睬他直接开口问道:“我不想废话,现在你必须如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我提出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但有一丝隐瞒,我当场就处置了你!”

  说完他根本没有听莫平生的【民国谍影】争辩,直接提出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:“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叔叔莫成规被日本人策反,成为卖国贼和叛徒,这件事你知情吗?”

  “这不可能,我叔叔已经去世了,你们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诬陷!”莫平生大声争辩着,他被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吓坏了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叔叔怎么会被日本人策反,成为一个叛徒?这绝不可能!

  宁志恒紧紧的【民国谍影】盯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,从他身体反应的【民国谍影】各个细节来辨别他话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假。

  最终他暗自点头,看来莫平生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莫成规被策反一事,并不知情。

  然后他接着问道:“在这半年里,你去永安银行取过几次款?每一笔的【民国谍影】款项是【民国谍影】多少?”

  宁志恒突如其来的【民国谍影】疑问让莫平生更是【民国谍影】心中一惊,这件事情他做得很隐蔽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叔叔莫成规亲自交代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事,根本没有第三个人知道。

  几个月前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叔叔交代自己在永安银行开设一个化名户头,每隔一段时间自然有人把钱打入这个账户,然后他在第一时间取出来交给叔叔。

  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些钱的【民国谍影】来源他并不清楚,莫成规身居高位,说不清道不明的【民国谍影】收入有很多。

  可以说这个时代的【民国谍影】国军老式军官,除了黄埔军校毕业的【民国谍影】,基本上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上下其手,贪污腐化,身上干净的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几个!莫平生以为这些在永安银行取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钱应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其中一部分。

  可没有想到竟然被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盯上了!

  他闪烁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神被宁志恒敏锐地搜寻到了,宁志恒心中暗喜,看来自己这一诈,果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诈出了真东西。

  莫成规果然和永安银行有关联,而且这个莫平生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知情者,或者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执行者!

  他伸手一挥,顿时几名审讯人员上前将一盆烧红的【民国谍影】火炭和烙铁摆莫平生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。

  宁志恒冷声说道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如实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我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。否则你会生死两难,老实交代,这半年里到底到永安银行取过几次钱?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时候?”

  莫平生看到眼前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景,终于知道自己根本熬不过这些刑罚,只好开口回答道:“总共取了四次钱,第一次十六万法币,第二次四万,第三次三万,第四次五万!”

  “什么时候开的【民国谍影】户?账号是【民国谍影】多少?以谁的【民国谍影】名义开的【民国谍影】户?”

  “四个月前我去开的【民国谍影】户,用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叫蒋言锋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。”

  随后交代了一个账户和四次取钱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日期,宁志恒一一都记下来。

  宁志恒看着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。现在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突破方向是【民国谍影】对的【民国谍影】,永安银行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间谍小组资金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主要渠道。

  “取回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钱都都怎么处理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

  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取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钱都直接交给了我叔叔。具体怎么处理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并没有通过我。”莫平生回答道。

  宁志恒只能暗自可惜这些钱,恐怕是【民国谍影】追不回来了。上面要求莫成规被策反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要低调处理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处置了他个人,并没有对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家属和家产下手。那些赃款就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留给了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,

  算是【民国谍影】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人走运!宁志恒暗骂一声,依着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脾气,这些钱不仅要追回来,还要把莫成规以前贪污的【民国谍影】钱财敲诈个一干二净才算解气!

  审讯到了这里,宁志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,就结束了这次审讯,至于莫平生,既然抓进来了,最少短时间里出不去了,起码在这件案子结案前是【民国谍影】出不去了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宁志恒就拿着这两份审讯记录,赶到了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赵子良刚刚上班,看到宁志恒急匆匆进来,不禁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怎么,昨天你刚刚拿到审讯记录,今天就有线索了!”

  他知道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破案能力确实出众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案子已经经过了向彦这样老手的【民国谍影】审问,自己也曾经参与其中,确实没有再找出什么有价值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,也没有找到突破的【民国谍影】方向和思路,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暂时搁置了。

  难道宁志恒仅仅一天就找到了其中的【民国谍影】破绽,这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说自己这些人和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差距有些大了,这可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尴尬了!

  宁志恒微微一笑,举着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说道:“科长,找了一天,我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找到一个侦破的【民国谍影】方向,还不能确定方向是【民国谍影】否正确,现在我遇到了难题,还想请科长出面帮我解决一个问题。”

  赵子良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眼睛一亮,他知道宁志恒一向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好夸口,这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有线索了,这才找上门来。

  他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天时间,你就找到了侦破方向,志恒,你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让我吃惊不小,你快跟我好好说说,这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天时间里你有什么收获?”

  宁志恒将两份审讯记录放在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桌上,开口说道:“科长,这两份资料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昨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记录,其中一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重新提审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,我从中找到了一点线索。”

  赵子良根本没有看审讯记录,开口说道:“这些我就不看了,你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说吧。”

  宁志恒一看,就只好说道:“那我就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叙述一下,我昨天提审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他交代了一些新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他每次盗窃情报后,传递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上线蝰蛇,然后五天内蝰蛇都会通过永安银行,将钱打入他用化名开设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上,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叫文树。

  然后他每次就会马上将这账户里的【民国谍影】钱全部取出,存放在家里。为此我做了一个大胆的【民国谍影】猜想!

  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成员,也都采用同一方式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进行资金的【民国谍影】转移,比如付给情报员相应的【民国谍影】报酬,或者发放活动经费等等。

  为了印证这一点,我想从黑水小组策反成功的【民国谍影】莫成规身上入手,莫成规虽然已经死了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在昨天晚上秘密抓捕了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副官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侄子莫平生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最相信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如果莫成规有什么隐藏的【民国谍影】秘密,他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最有可能的【民国谍影】知情者。

  经过审讯,黑水小组组长蝰蛇,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,通过平安银行,在这半年时间里,分四次将数目不菲的【民国谍影】钱款打入到莫平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上,整个过程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莫平生独自出面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,莫成规根本没有露过面。

  现在我们知道,苏煜和莫成规所得的【民国谍影】赃款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通过平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操作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,这就可以证明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基本上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以这个方式运作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

  赵子良听到这里,眼睛一亮,他没有想到宁志恒竟然另辟蹊径,从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方向入手,这绝对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好思路。

  他赶紧说道:“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说,这个平安银行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主要渠道。”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说到这里,眉头一皱,接着说道: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在银行开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成千上万,我们如果每一个都去查证账户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实身份的【民国谍影】话。我们根本无法投入那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力和精力,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做到。”

  宁志恒也点头同意:“的【民国谍影】确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永安银行虽然规模不大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储户人数绝对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成千上万,而且真正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小组成员都会采用化名,我们根本无从查起!

  所以,我们现在要做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,把目标范围缩小。主要审查那些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流水,看看哪一个账户存入巨量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,之后几天就会被突然全部取走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就有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间谍小组成员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!”

  听完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赵子良一拍桌子,哈哈大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志恒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脑子灵啊?短短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天时间,就找到这么一个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。我们这些老家伙的【民国谍影】脑子都锈住了,这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竟然视若无睹,险些从眼前遛过。

  我这就提出申请,由财政部下令对永安银行进行临时的【民国谍影】检查,查验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工作流程要等几天!”

  赵子良认为宁志恒为什么要来找他,因为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级别是【民国谍影】无法做到这一点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需要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帮助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让他意外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,宁志恒却是【民国谍影】摇了摇头说道:“科长,我来找你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查账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绝不能这样兴师动众去查。”

  赵子良听到这话一愣,疑惑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怎么!你想私下里查账?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如果走正常程序,兴师动众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光手续就要走几天,财政部那边也不好说话,动静太大,也容易耽误事情了。

  我想进行私下的【民国谍影】查账,这样省时省力,又可以更加隐蔽的【民国谍影】完成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目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会惊动目标。”

  赵子良说道:“没有必要吧,谈不上惊动目标,银行内部的【民国谍影】审查,除了银行内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,这些客户又怎么会知道呢?”

  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想掩人耳目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正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这些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内部人员!”宁志恒一字一顿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赵子良的【民国谍影】精神一下子都绷了起来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志恒,你认为这个永安银行本身就有问题!”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