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仔细求证

第一百七十七章 仔细求证

  卫良弼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精神一振,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精明过人,脑子反应很快,知道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大致思路了!

  “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是【民国谍影】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成员提供情报之后,蝰蛇也会通过这种方式,通过永安银行将每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奖赏打到指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上,完成这次情报传递呢?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这个猜想很有可能!再说作为间谍,他们需要购买情报,进行间谍行动需要活动经费,这些款项他们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得到的【民国谍影】呢?

  现在,通过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我们可以扩展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下思维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做出一个假设,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间谍资金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永安银行这个小银行,来进行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呢?”

  卫良弼赞许的【民国谍影】点点头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提出了疑问: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也许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特例,也许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苏煜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奖赏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这种方式来支付的【民国谍影】。你怎么确定别的【民国谍影】小组成员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以这种方式进行资金周转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当然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很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思路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可行的【民国谍影】侦查方向。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有多少?其中又有多少是【民国谍影】化名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户?

  太多了!总不能一个一个的【民国谍影】去核对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量太大了,我们根本无法完成。”

  “有一个办法,我们可以通过调查莫成规来进行验证!”宁志恒说道。

  卫良弼一愣,不由得双手一摊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你这话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说晚了,莫成规已经被我送走了,根本没有留下口供,如今人死不能复生,现在要怎么验证!”

  这件事确实很为难,当时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是【民国谍影】莫成规被策反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都已经证据确凿,确认无误!

  所以军事情报调查处没有进行抓捕和审讯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下达了暗杀的【民国谍影】命令。

  原因很简单,这件事不宜闹大,低调处理,一定要掩人耳目,抓捕他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把事情闹大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私下抓捕,也难逃有心人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睛。只能用悄无声息的【民国谍影】暗杀,伪造成自然死亡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,才最能够掩饰事情的【民国谍影】真相。

  宁志恒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:“没有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口供也没有关系,我们可以想办法求证,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要来找师兄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原因之一。

  你当时下手的【民国谍影】之前,一定对莫成规进行了详细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,比如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兴趣和爱好,行动规律,以及他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事关系。

  我就想问一下你,他身边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是【民国谍影】谁?”

  卫良弼仔细回想了一下,说道:“他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副官,莫平生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侄子。一直跟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,视如己出,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他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!”

  宁志恒一拍桌子,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那目标就有了,秘密抓捕这个莫平生。”

  卫良弼一愣,说道: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被日本间谍策反这么严重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莫成规怎么可能让第二个人知道?即便莫平生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侄子。”

  宁志恒摇了摇头,解释道:“我抓他,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说要查莫成规策反的【民国谍影】证据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求证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是【民国谍影】否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永安银行来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师兄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想的【民国谍影】!策反莫成规这样级别军事主官,绝非一件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。

  莫成规能有如今的【民国谍影】高位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人中精英,不知经过多少风雨历练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难道真的【民国谍影】会去因为孟乐生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那样,为了一个女人和几句空头许诺,就放弃现有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,放弃高官厚禄,冒着杀头的【民国谍影】风险,卖身投靠日本人?

  这不符合逻辑!我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猜想的【民国谍影】,莫成规最初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被孔舒兰的【民国谍影】美色诱惑,这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诱因,慢慢地孔舒兰才逐步暴露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意图,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接触莫成规,做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策反工作。

  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步骤应该先是【民国谍影】以利诱之,比如说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出高价购买一些军事机密,这些军事机密对于莫成规来说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举手之劳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却能够收获极为丰厚的【民国谍影】利益!

  老实说这些军事机密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这种事一旦开了口子,尝到了好处,莫成规贪心不止,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欲罢不能,我估计这个时候莫成规都不一定知道孔舒兰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实身份,也许还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以为她是【民国谍影】个情报贩子也说不定!

  或者是【民国谍影】他自己心里清楚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那些钱财利益装作不知道而已!

  随着军事机密透露得越来越多,得到的【民国谍影】利益也越来越多,莫成规越陷越深无法自拔!

  之后孔舒兰表露真实身份,再以此相威胁,如果不服从就将他出卖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告发给国民政府等等,再许诺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比如说在日本人战胜之后,给予莫成规更高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和好处。

  这样诱惑再加上威胁,最后是【民国谍影】允诺,三管齐下,一步一步将莫成规拉下水!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一番分析,入情入理,可操作性极强,听的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连连点头。

  宁志恒又接着说道:“所以我认为美色和空头的【民国谍影】许诺不足以打动莫成规,只有真金白银,才能让莫成规死心塌地的【民国谍影】出卖军事情报。

  那这么多钱怎么给他呢!最稳妥的【民国谍影】方法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现金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不认为孟乐生手上会随时准备这么一大笔现金。

  他很有可能和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一样,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发出情报后,由日本间谍组织直接透过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转,向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上,打入巨额的【民国谍影】资金。然后莫成规再把这笔恰久窆啊慨取出来,这样就完成了一次买卖情报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易。

  这个假设是【民国谍影】完全成立的【民国谍影】。如果我们能够证明。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钱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通过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来进行运转的【民国谍影】,再加上苏煜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那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就可以说明,其他黑水小组成员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转,都和他们俩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行模式一样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

  卫良弼听到这里,越想越觉得有道理。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脑子也开始紧张的【民国谍影】思考着,最后开口说道:“所以你想抓捕莫成规身边最亲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取得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口供,来查一查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受贿资金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通过永安银行传递过来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

  宁志恒点点头说道:“如果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假设都正确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这些钱肯定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莫成规自己去操作,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太引人注意了。提取这些款项甚至莫成规根本就没有露面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安排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去办理,总之,这个莫平生有极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,知道莫成规在永安银行的【民国谍影】化名账户。”

  卫良弼点点头说道:“说的【民国谍影】非常有道理,那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抓到这个莫平生,他本人就住在莫成规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中,找个机会秘密逮捕。”

  当天晚上在莫成规家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条街道上,莫平生正从匆匆忙忙的【民国谍影】往家赶,这段时间家中突遭大变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叔叔好端端的【民国谍影】竟然醉酒而亡。

  整个莫家如同天塌下来一般,莫平生自己突然间失去了最亲的【民国谍影】亲人和最为依仗的【民国谍影】靠山,他总感觉心神不宁,好像有一种莫名的【民国谍影】危险在逼近。

  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叔叔莫成规虽然嗜酒如命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酒量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大,几乎没有出现过在酒席上喝得酩酊大醉的【民国谍影】状况,以至于一醉不醒!

  莫平生心中有一丝怀疑但却没有半点证据,上上下下似乎都在隐藏着什么!甚至有军队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层特意交代,为保名声尽量低调地完成葬礼。

  莫平生匆匆走着,却一直没有注意到远远跟在身后一辆黑色轿车里,有几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他。

  黑色轿车里的【民国谍影】霍越泽看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背影,开口吩咐道:“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人,跟上去找个僻静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迅速抓捕。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组长第一次把这种活交给我们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组长对咱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。

  一定要做得漂亮些,不要出纰漏!不然在组长的【民国谍影】眼中,就只剩下王树成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一队了,我们这些人什么时候才能出头?”

  副队长沈翔点头说道:“队长你放心吧,这点小事手到擒来,断不会出半点纰漏。”说完他推门下车,带着几个队员匆匆而去。

  ?时间不大,几个队员匆匆忙忙将一个大麻袋抬了回来,扔到后备箱,然后上车,车辆启动扬长而去。

  在刑讯科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室内,被捆在粗大木桩上的【民国谍影】莫平生,被一盆凉水猛的【民国谍影】浇在脑袋上,悠悠的【民国谍影】醒转了过来。

  他慢慢睁眼看来,直接面前站着一位面色冷峻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年军官,冰冷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正审视着他。

  “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哪里?你们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人?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国军上尉,现役军官,你们当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无法无天。”莫平生色厉内荏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其实他心中,已经暗自有些不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,只怕这一次对自己下手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来头非常的【民国谍影】大,自己那一丝对危险的【民国谍影】预感只怕已经应验了。

  宁志恒看着眼前这位青年,清楚的【民国谍影】看到那眼神中透出来恐惧,冷冷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这里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,你身为军人应该了解军事情报调查处是【民国谍影】做什么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句话顿时让莫平生心头升起莫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恐惧,感觉浑身一紧,就像进入了冰冷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窖一般!

  不禁高声喊道:“我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役军官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抓捕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军法处的【民国谍影】职责,你们军事情报调查处找我做什么?”

  莫平声当然知道军事情报处调查处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样的【民国谍影】机构!如果说被抓住军法处,还有生存之机。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旦被抓进了军事情报调查处,就意味着你再也不能活着出去了!

  (大家扔月票了!)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