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再接旧案(求月票)

第一百七十四章 再接旧案(求月票)

  说到这里,方博逸觉得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不应该再提这个话题,话锋一转:“不过老程,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易,你可要小心,千万不能出了差错。对方会不会耍花样?我们都要做好应变措施,钱花出去了,东西可以必须买回来。”

  程兴业点头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已经布置好了武装人员。一旦对方耍花招,我们也有应变的【民国谍影】准备。”

  第二天上午一大早,程兴业和祝洪波一行人,带着货车来到了麻城仓库。

  这个时候,高进和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保镖,还有马三早早的【民国谍影】等待在那里。

  看到程兴业他们赶来,马三上前笑盈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我就知道程老板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言而有信的【民国谍影】人。怎么样,现在就开始交易吧!”

  程兴业点了点头,转身对着高进说道:“高老板,我还要再确认一下货物,没有问题吧!”

  高进早就有准备,爽快的【民国谍影】摆摆手说道:“你们这些人做生意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麻烦,快去查,我高某人还不至于耍这个心眼儿,你要验就尽管验!”

  看到高进如此痛快,程兴业也把心放下了一半,然后他又带了一名精通药品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,两个人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将药品又检验了一遍确认。

  花了一段时间,程兴业终于检验完毕,没有发现问题,这些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昨天的【民国谍影】药品,而且昨天检查药品时在药品上做下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暗记都还在,甚至连位置都丝毫未动,这充分的【民国谍影】说明,高进的【民国谍影】的【民国谍影】确确没有做手脚!

  这时程兴业的【民国谍影】心终于彻底放下了,他挥手示意,祝洪波将装着美元的【民国谍影】箱子递到高进的【民国谍影】身前。

  高进打开箱子,看到花花绿绿崭新的【民国谍影】美元,顿时笑逐颜开,兴奋不已。仔细查看了一下,确实确认数目无误。

  二话不说将箱子合上,提在手中,说道:“程老板,现在这些药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你的【民国谍影】了!”

  程兴业说了声好。大手一挥,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赶紧上前将药品装车,然后连带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些粮食也装上了车,放在药品外面做好了伪装。

  程兴业看交易一切顺利,笑着对高进说道:“高老板,一回生,二回熟!以后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朋友了,如果还有好东西,就来找我,价钱保你满意!”

  高进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哈哈大笑,连连点头,可心里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好笑,这一次见面之后,恐怕两个人这一辈子都见不着了!

 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,程兴业老挥手告辞,一行人坐上了车,扬长而去!

  “高老板,佩服佩服!这手段高明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做到的【民国谍影】?”一旁的【民国谍影】马三外表看镇定自若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心里一直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提心吊胆。

  高进没有回答,直接从箱子里取出一叠美元扔在马三的【民国谍影】怀里,冷笑着说道:“马老板,问的【民国谍影】太多小心折寿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你那份,不过说好了,拿了钱就出去躲一躲,短时间里不要回来,不然对大家都不好!”

  接过那一叠子美元,马三顿时心情大好,他没有想到这笔交易竟然完成的【民国谍影】如此顺利,他不知道高进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做的【民国谍影】手脚,瞒过了程老板那些人,整个交易过程波澜不惊,根本没有他预想那样,毫无意外发生!

  “一定,一定,马某正想着这段时间出去散散心,那就祝高老板财源广进,事事顺利了!”马三连连拱手笑着说道,此地不宜久留,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开!

  “哥,真就放他走?”一直在高进身后没有说过一句话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面色焦黄的【民国谍影】青壮男子,颇为不甘心的【民国谍影】低声向高进问道!

  高进点了点头,说道:“此人不足为虑,日后他也不会和我们碰面了,再说少爷特意交代过,以后跟着少爷,不得滥杀平民,这次就算他好命!走吧,我们回去向少爷复命!”

  当天晚上,左氏兄弟前来向宁志恒复命,把一箱子美元交给了宁志恒,宁志恒看着这些刚刚出去转了一圈又回到自己手上的【民国谍影】钞票,不禁有些好笑。

  他伸手取出几摞美元放在左刚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上,说道:“这件事做得好,以后这种事情都会交给你们做,我保你们将来一场平安富贵!好好干,不要让我失望!”

  左氏兄妹知道宁志恒对钱财一向出手豪爽,也就没有推辞,他们现在有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庇护,做事不用提心吊胆,在这个乱世无疑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身上多了道护身符!

  至此,宁志恒毫无痕迹,顺利安全的【民国谍影】完成了药品的【民国谍影】交接!

  至于地下党组织怎么将药品运出南京城,送往根据地,宁志恒就不担心了,现在杜谦投在自己门下,他所掌握的【民国谍影】康元口关卡和乔水湾关卡等于也落在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里。只要自己暗中保护,这批药品自然会平平安安的【民国谍影】送出南京城。

  第二天上午,宁志恒照常上班,这几天来他一直把精力都放在药品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上,现在总算是【民国谍影】把这件事情圆满的【民国谍影】解决。

  这时候他想起了已经被抓捕了半个月的【民国谍影】孟乐生,他腹部中弹身受重伤,后来经过救治已脱离危险,算起来时间已经过去近半个月了。

  按理说伤势应该有所恢复,应该已经可以进行初步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了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已经交给了情报科,不知道现在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进展怎么样了!

  宁志恒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念念不忘,这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高级间谍,脑海中隐藏的【民国谍影】秘密肯定不少。如果交给宁志恒来审,他有信心把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成员给挖出来,再立新功。

  想到这里,宁志恒决定去打听一下孟乐生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他起身出门一路来到行动科副科长向彦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

  向彦作为破获黑水间谍小组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主持者,宁志恒觉得他应该。对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现状有所了解!

  他来到办公室的【民国谍影】门口敲门而入,看见向彦正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。

  向彦抬头看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进来,便放下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,笑着说道:“志恒,你跑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  宁志恒点头笑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事情,我想向科长您打听一点事情!”

  向彦笑着示意他坐下,然后说道:“有事就问,我能告诉你的【民国谍影】,肯定知无不言!”

  宁志恒组织了一下思路,开口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科长,黑水间谍小组这个案件,后续的【民国谍影】很多工作都还没有做,就仓促结案,我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太甘心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前段时间我忙着处理第四行动组初建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忙的【民国谍影】脚不沾地,现在终于把工作理顺了,我想现在继续对黑水间谍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进行侦查,我想打听一下,孟乐生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情况怎么样?情报科有没有什么进展?”

  向彦听到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暗自点头。宁志恒这个年轻人做事有始有终,兼之心细如发,极有韧性,只要他认准了一件事,轻易不会半途而废!

  向彦说道:“孟乐生被情报科全面接手,你也知道,处座对他另有安排,还成立了专案。

  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我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偶尔听处座提过,据我所知,情报科对孟乐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审讯很不顺利,他对黑水小组其他成员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拒不交代。”

  向彦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跟随处座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老人,处座对他也很相信,有些时候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能够从处座那里,得到一些较为隐秘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报!

  宁志恒眉头一皱,不满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情报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也太废物了,这半个月过去了,就一点进展都没有吗?要我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手太软,对这些日本间谍客气什么?”

  听到宁志恒这么说,向彦就他知道宁志恒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对没有能够亲自审问孟乐生而耿耿于怀。

  他没好气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怎么,又想去审孟乐生?”

  他知道宁志恒在审讯这方面名声不太好,下手起来不顾死活,只问结果。

  属于程咬金的【民国谍影】三板斧,根本不讲什么策略,抓到案犯一出手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重手,上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最残酷的【民国谍影】刑罚,严刑拷打!

  运气好了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得到口供,皆大欢喜。可如果运气不好,碰上负隅顽抗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色,当时就能把人搞死了,到时候一拍两散,最终一无所获。

  他接着说道:“交给情报科,总比交给你强,他们好歹这段时间还有些收获。可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交给了你,现在人都已经躺在停尸间了!”

  听到向彦的【民国谍影】这番话,宁志恒不禁翻了翻白眼,他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科长,我承认我半路出家,手艺有点糙,但也不至于像你说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么不堪,真要交给我,多少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能有些收获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情报科迁延时日,至今没有挖出黑水小伙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他成员。能有什么收获?科长,他们到底有些什么收获?

  向彦摇了摇头,向他神秘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笑,说道:“这一点我也不清楚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肯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说,跟我们缴获的【民国谍影】那文件袋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文件有关,你要真想知道,我建议你还不如去问问良弼!”

  “我师兄,怎么可能?他根本就没有参与侦查黑水小组案件,对案情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他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还没有我多。”宁志恒有些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事情怎么又跟卫良弼扯上了关系,整个黑水小组的【民国谍影】破获过程,卫良弼一直都没有参与,并不属于办案人员,这事情怎么能牵扯到他?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