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六十八章 露出行迹

第一百六十八章 露出行迹

  对左氏兄妹又仔细交代了一番,宁志恒这才返回军事情报调查处。

 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,一切事情都还算是【民国谍影】顺利,负责监视杜谦的【民国谍影】赵江回来禀告,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确实已经撤离,没有人再跟踪杜谦。宁志恒让他继续监视,不可懈怠。

  杜谦已经在外面大肆宣称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新靠山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组长,结果到现在为止,警察总局的【民国谍影】那边也没有什么异动。

  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左氏兄妹这场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果。

  左家的【民国谍影】客厅里,宁志恒看着手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张材料,问道:“这些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都摸清了吗?”

  左刚恭声说道:“大概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都查了查,可没有再往细里查,怕漏了行藏!”

  宁志恒点头说道:“有这些就行了,今天晚上我们去走一趟,先查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库房,如果没有入库记录,就查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账本!”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想法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先从货物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输流程上查起,只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可能经手货物运转记录的【民国谍影】环节都查一下,看看有没有线索。

  当天晚上,宁志恒和左刚都让左柔给进行了一些乔装,宁志恒和左刚的【民国谍影】扮相顿时老了许多,额头的【民国谍影】皱纹堆起,身穿蓝色工人装,完全两个中年工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模样!

  两个人一路赶到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库房院外,院墙很高,但对于二人来说,都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问题。

  左刚和宁志恒都分别纵身翻过去,左刚知道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身手一定不错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亲眼目睹宁志恒那动若狸猫的【民国谍影】敏捷,举手投足悄无声息,不禁暗自赞叹,自己如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就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身边,几乎很难察觉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。

  自己这个做惯这些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江湖,做起这种翻墙越户的【民国谍影】勾当,竟然比不过一个军官,想想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尴尬和泄气。

  来到院里一处二层瓦房附近,左刚指了指,低声说道:“楼下住着一个值班看守,楼上是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入库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应该在楼上。”

  宁志恒点了点头,左刚示意让他稍候,自己慢慢上前,这两天他已经踩好了点,轻车熟路的【民国谍影】摸索一下,就潜入房屋里。

  不一会就打开房门,向暗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挥了挥手,宁志恒这才快步上前进了房间。

  “人已经迷昏了,现在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打雷也醒不了!”左刚指了指房间里,这些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做惯的【民国谍影】,根本没费什么工夫。

  宁志恒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暗自点头,论身手,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手下里也就孙家成能够压的【民国谍影】住左氏兄妹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些江湖手段只怕也有些不如。

  两个人上了楼,宁志恒示意左刚不要乱动,自己先是【民国谍影】把房间内部的【民国谍影】环境和布置强行记忆了下来,然后他才开始搜索。

  左刚在一旁看着宁志恒搜索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轻巧,每一处搜索完都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恢复原样,才知道为什么不让他插手,看来真正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做事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段要比自己细致仔细得多。

  很快宁志恒找出了一个记录簿,他打开后正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入库房货品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。

  他仔细观察了一些近二十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出入库记录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星期前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,可惜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,根本没有那批棉布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。

  又仔细核对了一下,确认没有疏漏,看来这批货是【民国谍影】直接发运的【民国谍影】,没有在这里转手。

  宁志恒并不意外,他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步一步的【民国谍影】排查,如果能够从这里查出那批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最好,如果没有,那就继续往上查,这么大一批货品倒手转运,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  将所有痕迹清理,两个人按原路退出了库房大院,等到明天值班人员醒来,就算发觉出不对,也找不到问题的【民国谍影】所在。

  然后二人又来到不远处的【民国谍影】恒丰贸易公司,左刚指着眼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楼说道:“二楼的【民国谍影】东侧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,楼梯口右转第三间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会计室!这里晚上没有值班人员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门锁很结实,是【民国谍影】双孔道的【民国谍影】新锁,开起来要费一些时间!”

  宁志恒点头,看来左刚办事很仔细,这两天把所有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都摸仔细了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第一次给宁志恒做事,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打起十二分的【民国谍影】精神,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足。

  两个人直接手脚利索的【民国谍影】爬上二楼,从楼梯口的【民国谍影】通风窗内进入大楼,很快来到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会计室门口。

  左刚拿出一个布包,展开后全是【民国谍影】各种小巧的【民国谍影】开锁工具,

  “那就交给你了,不要着急慢慢来,别损坏了锁芯漏了风!”宁志恒说道。

  左刚点头,开始动手解锁,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终于“啪”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声,锁环轻轻打开。

  两个人推门而入,回身轻轻掩上房门,和上次一样,左刚现在门口没有动,宁志恒自己负责搜索。

  这间会计室里布置的【民国谍影】很简单,宁志恒大致记忆了一下,就开始搜索,在房间的【民国谍影】角落里还发现了一个小型的【民国谍影】保险箱。里面应该有比较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,应该有少部分的【民国谍影】现金或者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单据。

  但愿不会藏在保险箱里,要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宁志恒就只能放弃,他和左刚都没有毫无痕迹的【民国谍影】打开保险箱的【民国谍影】本事,那下一步就只能从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入手了,比如办理入税手续的【民国谍影】会计,带车货过关的【民国谍影】具体办事人员等等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只要牵扯到人,人又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死物,其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不确定性太多,就有可能走漏风声,这和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初衷相违背。

  他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下,找到地下党组织药品战线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,不然他直接找上万华荣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更快?

  他仔细查找着近二十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单据记录,幸好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运气不错,这种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走货单据还没有这么重要,宁志恒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。

  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张八天前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张购买单据,上面标明了恒丰贸易公司向德茂公司购进了一批棉布。

  时间和商品都对的【民国谍影】上,应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杜谦所说的【民国谍影】那批货了,宁志恒记下了单据内容,拿到了自己需要的【民国谍影】东西,他赶紧恢复原状,清扫痕迹,和左刚退出了会计办公室,锁好房门,按原路返回。

  这时已经是【民国谍影】深更半夜,两个人一路回到左家,宁志恒交代左刚道:“找出这个德茂公司,查清楚这个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背景和情况,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负责人,还有他们公司运输车辆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然后尽快汇报给我。”

  左刚点头领命,表示一定尽快查明情况复命。宁志恒才回家休息。

  左刚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很快,第二天晚上时候,就把调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一一汇报。

  “这个德茂公司在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附近,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刚刚成立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家新公司,门面不大,规模一般,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经理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老板,叫祝洪波,有四十出头。”左刚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向宁志恒汇报道。

  “刚刚成立?有多少天了!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大概有半个月左右!”左刚回答道。

  宁志恒一听到这里,就知道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对的【民国谍影】,吴泉江出事有二十多天了,地下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输线要潜伏一段时间,然后着手建立新的【民国谍影】药品运输线,开了这家德茂公司,这时间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安排是【民国谍影】很清晰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“有没有运输车辆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后院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大院,我从门口过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就看见一辆旧卡车停在那里,他们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规模不大,应该养不起再多的【民国谍影】车辆了!”左刚说道。

  这个时代,养一辆卡车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比较费钱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首先是【民国谍影】车本身就贵,再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汽油贵,然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修理费用贵,一般的【民国谍影】公司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在需要运输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雇佣那些大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车辆,自己很少去花费这笔无谓的【民国谍影】开销!

  “监视这个祝洪波,把他一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到过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,见过的【民国谍影】人都记录下来,记住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地点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,其它比如具体的【民国谍影】交谈内容都不需要,远距离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就行了!这个人很有可能有反跟踪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,你们没有监视的【民国谍影】经验,不要靠的【民国谍影】太近,容易惊了他。”宁志恒吩咐道,他不了解左氏兄妹是【民国谍影】否有跟踪目标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,不敢冒险。

  “知道了,远远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录,绝不靠近!”左刚点了点头,老实说监视人这种事情他们也做过,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一定经验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过宁志恒既然特意吩咐了,他们也不敢违拗!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很简单,一切都以不惊动目标为原则。

  “还有要多留心他们后院停留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输车辆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如果有变化也要及时通知我!”宁志恒再次吩咐道。

  接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两天,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风平浪静,直到杜谦打电话汇报。

  “组长,现在恒丰贸易公司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两辆卡车已经返回,正在康元口关卡接受检查,您有什么指示?”杜谦恭敬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,宁志恒特意交代过,发现这几辆卡车必须马上汇报,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新主子他怎么敢有丝毫的【民国谍影】懈怠,这五天来一直盯在康元口关卡,就怕漏过了目标。

  今天终于有了发现,他赶紧第一时间上报给宁志恒。

  “车上拉的【民国谍影】什么货物?”宁志恒问道。

  “单据上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很普通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地特产,我们仔细查过了,没有问题!要我把他们扣下来吗?”杜谦小心问道。

  “正常的【民国谍影】货物运输扣什么?放行!”宁志恒吩咐道,他不愿意在电话里多说,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了一句就挂了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