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一百五十九章 牵扯旧事(求月票)

第一百五十九章 牵扯旧事(求月票)

  宁志恒看着邵文光小心谨慎的【民国谍影】样子,不禁好笑道:“老邵,有事你就直说,我能帮你办就办,不能办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还有师兄吗?”

  邵文光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按理有事情也要先找卫良弼商量,不过看样子,估计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那边有些为难!

  邵文光听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也不再绕弯子,直接开口说道:“志恒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,前段时间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找了个警事巡视专员的【民国谍影】差事吗!”

  宁志恒点点头,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有这回事,这个差事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抽调出一批人手,明面儿上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去巡视调查督促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派人到各个警察部门去要钱,为军事情报调查处搜集资金。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个肥差,邵文光从中捞了不少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。

  不过这个差事不能常干,不然警察部门也受不了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盘剥,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偶尔为之,这一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巡查期也已经过去了。

  “怎么,巡查期已经结束了,你还想找这样差事,那我给你留意一下!”宁志恒说道,这事情倒也不为难,军事情报调查处可以打秋风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多了,随便找个借口,军队,警察,宪兵各个部门转一圈,哪个部门敢怠慢,这年头哪个官员的【民国谍影】屁股是【民国谍影】干净的【民国谍影】,以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,只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想查,就能查个证据确凿,说抓你都不会冤枉你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所以只要是【民国谍影】下去调查,油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很丰厚,只要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事不能做多了,不然搞得鸡飞狗跳,大家面子上都难看!

  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以宁志恒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级别,也可以找一个借口对下属一个部门进行审查,找一个有油水的【民国谍影】差事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难事,看来邵文光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好意思跟卫良弼开口,不然这种事情用不着宁志恒出面。

  “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事,你听我说完。”邵文光摇一摇头,“我在巡查期间结识了西城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局长杜谦,这个人和我很投脾气,人也很懂事,我们两个相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不错!可这次他遇到一点麻烦,这不,求到了我的【民国谍影】门上,可你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个虚职,手中无权无势,帮不上他什么忙,又抹不开面子,这不才找到你这来了!”

  一样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少校,邵文光这个少校,怎么能跟宁志恒相比,他空有军衔,却无实权。

  而宁志恒就不同了,他有背景,有身份,手上又有权,又有人,同样是【民国谍影】少校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身份却天差地远。

  所以真要解决问题,邵文光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找到卫良弼和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上!

  听完绍文光的【民国谍影】这番话,宁志恒颇不以为然,老邵这话里躲躲闪闪,略过了不少内情。

  说什么交情不错很投脾气!无外乎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位警察局长给邵文光上供的【民国谍影】钱财不少,这次求上门来还能不给好处?

  至于遇到了一点麻烦?想想都不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小事,邵文光临来之前肯定已经找过卫良弼了,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卫良弼那里碰了壁,这才找到自己这里来,邵文光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心腹,如果只是【民国谍影】简单的【民国谍影】小事,岂能驳他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。

  宁志恒想到这里,摆手示意邵文光坐下来,笑着说道:“老邵,只怕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点麻烦这么简单吧!你可要实话实说,这中间的【民国谍影】利害关系给我说明白了,不清不楚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也不敢答应你啊!”

  邵文光知道宁志恒精明过人,这点小事根本瞒不住他,就直言道:“这个杜谦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,中央党务调查处盯上了他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!中央党务调查处?警察部门是【民国谍影】由军事情报调查处直属管理的【民国谍影】,中央党务调查处怎么会插手?”宁志恒听到这里,有些纳闷,中央党务调查处这几年来一直被军事情报调查处打压着,一直处于下风。可以说避之犹有不及,怎么会上赶着和军事情报调查处起冲突?

  邵文光长叹一口气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哎!还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运气不好,跟地下党扯上了关系,杜谦有一个不错的【民国谍影】朋友,是【民国谍影】个药店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,你也知道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药品管理的【民国谍影】非常严格,很多好药都归为了管制药品,哪家药店不都有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渠道,搞点私货,不然也开不下去啊!

  杜谦也就给他这个朋友帮了点小忙,顺手的【民国谍影】事!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想到,中央党务调查处张口就说,这个药店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是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,抓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还出了纰漏,让人跑了!这下子中央党务调查处丢人丢大了,正主抓不到,就开始到处咬人,好死不死就盯上了杜谦。

  前段时间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盯梢监视,他也没有觉察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这几天就感觉风声不对,四处打听才知道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央党务调查处盯上了他,只怕就要动手抓人了。

  他上面倒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些关系,可人家一听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央党务调查处盯上了他,连门都没让他进,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苦求无门,走投无路,这才找到了我这里,毕竟也只有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处才能够压过中央党务调查处一头!”

  宁志恒一听就知道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回事了,他撇了撇嘴说道:“老邵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说摹久窆啊裤,这个杜谦要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泛泛之交,这个忙不帮也就罢了。虽说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处不怕中央党务调查处,可为了这么个小人物,去和中央党务调查处掰腕子,值不值?

  你来我之前先去找了师兄吧?师兄是【民国谍影】怎么说?如果没有猜错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师兄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帮这个忙的【民国谍影】,他一向对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案子忌讳颇深。

  再说这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管辖范围,我们两个部门分工明确,对付地下党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央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他们只要发个公函通告给我们,我们也说不出话来!”

  宁志恒觉得这个案子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央党务调查处要搞事情,不然中央党务调查处要想查一个人,你区区一个警察局分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局长就能察觉出来,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啦!

  这些专业情报部门的【民国谍影】手段,对付一个普通人简直轻而易举,听邵文光介绍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很有可能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央党务调查处在故意打草惊蛇,引蛇出洞,有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引出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伙,甚至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故意找个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典型,为了看一看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反应,总之不管是【民国谍影】何种情况,自己都不宜卷入其中。

  所以他一口回绝了,说道:“老邵,这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能不能帮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是【民国谍影】值不值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题,这种麻烦事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少揽上身。别吃不到鱼惹得一身腥!”

  邵文光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收了好处的【民国谍影】,不然他上赶着管这份儿闲事做什么?只怕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笔小数目,所以邵文光财不惜拉下面子为之奔波!

  “志恒,杜谦自然不会没有表示,他说了,只要能平安度过此劫,他愿意拿出全副身家相谢,开口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十万法币,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过手的【民国谍影】财神,赚点好处罢了!”邵文光有些不甘心,要知道杜谦光是【民国谍影】许给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就给了四万法币,看样子只要再敲一敲,再多些也能拿的【民国谍影】出来。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条大肥羊呀!

  邵文光不像卫良弼和宁志恒,仕途不顺,半生坎坷,一直没有担任过主官,多是【民国谍影】给人跑腿和帮忙。平日里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捞点好处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限。

  向宁志恒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主官就不一样了,破获一个案子,其中大部分的【民国谍影】缴获和好处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归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所以当杜谦将大把大把的【民国谍影】钞票摆在他面前时,邵文光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心动了,四万法币呀!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在南京城也足够购置一套大宅子。自己辛苦半生,连个像样的【民国谍影】家业都没有置下,老了只怕连个遮风挡雨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都没有,说出来都觉得凄惨!所以,他下定心思揽了这件事!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如今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眼界,如何看的【民国谍影】上这区区十万法币,不过也就一万多美元罢了,为了这点钱去趟浑水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脑子又不是【民国谍影】烧坏了!

  “老邵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不帮你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这钱挣得太扎手!这样吧,过两天我找个案子,你去下面转一转,贴补一下就是【民国谍影】,要是【民国谍影】真有用钱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跟我说一声,你我兄弟,十万八万的【民国谍影】你随意!”宁志恒笑着说道。

  邵文光看到宁志恒确实不愿意出手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叹了口气。暗道可惜了!这一笔外财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放走了!

  他只好站起身来,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好吧,这事太扎手就算了,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尽力了,也算对得起老杜。谁叫他运气不好,非要和那个什么中康药店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扯上了关系,不过也是【民国谍影】,万一他要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,沾上手也麻烦,我们也都要吃瓜落!

  那就这样吧!志恒,晚上别忘了,德运大酒楼!”

  说完,他起身挥了挥手,准备告辞出门!

  中康药店!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耳朵听到这四个字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顿时心中一激灵!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!

  地下党省委成员之一,吴泉江的【民国谍影】隐藏身份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中康药店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板!二十多天前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从叛徒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中窥探到了这个秘密,连夜报信,还亲自出手,连杀多名中央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特工,力挽狂澜,救出了吴泉江等人。

  怎么这个警察局长杜谦和吴泉江扯上了关系,这就麻烦了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