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九十五章 事件余波(求月票)

第九十五章 事件余波(求月票)

  “这个宗浦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大徒弟,十几岁就跟我学看方抓药,十年了!我孤身一人没有孩子,就把他当亲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孩子一样,没有想到竟然会是【民国谍影】他!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什么啊!”吴泉江哀伤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,此时他心如刀割,被自己最亲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背叛,无论换成是【民国谍影】谁都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!

  方博逸转身去倒了一杯开水,然后递给了吴泉江,说道:“老吴,你能确定吗?”

  吴泉江接过杯子,却一口也不想喝,而是【民国谍影】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放在桌上,苦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不会错的【民国谍影】!这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太全了,如果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下线叛变,就算他们知道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可我们平时不接触,只有在处理情况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才见一次面,对我做生意的【民国谍影】细节和我那几个生意伙伴,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么详细。

  看看里面,连我最爱喝的【民国谍影】莲花酿他们都知道。老方你知道!我们做地下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,喝酒贪杯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忌,对外大家都知道我滴酒不沾,我都推说是【民国谍影】胃不好,其实我只有实在馋的【民国谍影】厉害了,才偷偷的【民国谍影】喝一杯南街刘家的【民国谍影】莲花酿,这一年也不过几次,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只有宗浦才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秘密,有几次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去偷偷去给我买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他是【民国谍影】从小跟着我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把他看成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接班人,做生意都带着他,现在大部分明面上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意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管着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意伙伴他都很熟悉。

  再有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对中药店里面伙计也都很熟悉,这在资料也都记得很详细。

  最主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一点!”

  吴泉江指着资料上的【民国谍影】一栏内容,接着说道:“上面竟然有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侄女吴茹云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我的【民国谍影】,我们做地下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,危险随时都会降临,所以这些年我也没有成家,这个吴茹云,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老钟的【民国谍影】遗孤,老钟牺牲后就留下这么一个孩子,我一直偷偷抚养她成人,现在在一所女子中学上学。

  我怕我万一出了事情连累她,每次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偷偷把钱送过去,从来不在人前跟她有半点联系,这个孩子也很懂事,也从来不跟人提起我!所以这件事情非常隐秘!

  只有几次,我实在脱不开身,才让宗浦替我把钱送过去,他有一次问我和茹云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我就随口说茹云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侄女!其实茹云的【民国谍影】母亲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学,所以她一直是【民国谍影】喊我舅舅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所以只有宗浦才知道茹云和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联系,才会以为她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的【民国谍影】侄女!”

  听到吴泉江一项一项的【民国谍影】把疑点指了出来,方博逸终于知道内鬼一定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个宗浦了。

  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宗浦怎么知道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真实身份?难道老吴你违反组织纪律,告诉他?”方博逸问道。

  按理就算是【民国谍影】宗浦是【民国谍影】吴泉江最亲近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违反地下党组织纪律,擅自泄露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组织身份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允许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听到方博逸的【民国谍影】问话,吴泉江有些尴尬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宗浦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一直喜爱的【民国谍影】孩子,我早就有意把他也发展进党组织,所以这两年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太瞒着他,准备再锻炼些时间,就发展他!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只是【民国谍影】猜疑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可根本不知道我是【民国谍影】南京省委的【民国谍影】成员哪?”

  方博逸听完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也没有责怪他,毕竟地下党能够发展到现在,有很大一部分成员就是【民国谍影】靠着这种传帮带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加入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!吴泉江想将自己最信任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发展成下线,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可以的【民国谍影】!

  他把资料又拿起来看了一遍,突然问道:“资料上显示,对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监视时间不长,大概在十多天前,你回想一下十多天前,宗浦有什么异常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?”

  吴泉江听到这话,顿时愣了一下神,他仔细回想一下,突然间一拍大腿,懊恼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十四天前,我们购买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一批云南白药,运输上出了一些问题,我召集了我这条工作线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名成员,开过一次小会!

  当时情况比较紧急,我直接带着宗浦前去召集点开会,当时就安排宗浦在外面警卫放风,会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偷听了我们开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!

  不好,老方,宗浦决不能留,那几个同志也危险了!”

  方博逸听到这话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惊,要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药品工作线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可都很危险了!不过他经验丰富,很快稳定了心神,摆了摆手说道:“不,我不这么看,你看这资料上写着,据判断你可能是【民国谍影】南京省委的【民国谍影】重要成员!如果他听全你们开会的【民国谍影】内容,那么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就已经可以确定了,不会用判断可能这些字眼!

  我估计他听到了一部分,甚至根本没有听到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谈话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根据成员们对你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,才判断出你在党内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位应该很高!

  当然我们做事情都要从最坏的【民国谍影】可能考虑,药品工作线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都必须马上进入潜伏状态,等我们抓到宗浦仔细审问,看看他到底知道多少,再确定下一步的【民国谍影】措施!宗浦现在在哪里?”

  方博逸极为冷静的【民国谍影】分析,让吴泉江松了一口气,要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疏忽对药品工作线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造成了极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损失。那么他将后悔终生,百死莫赎!

  “我昨天安排宗浦去安庆进货,后天才能回来!”吴泉江回答道。

  “我马上派人赶往安庆动手抓捕,你把具体进货地址写下来!还有,你那个外甥女吴茹云必须转移!”方博逸又开口说道,“你赶紧写个字条,我马上派人带上字条去接她!”

  吴泉江一听,心中更是【民国谍影】焦急,二话不说赶紧拿过纸张,提笔给吴茹云写了一行话,然后署上名字,然后又将宗浦去安庆进货的【民国谍影】地点写了下来,都交给了方博弈!

  方博逸转身出门,不一会儿就赶了回来,“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,老吴你安心休息,等过两天把你送出南京。”

  吴泉江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他知道他已经不能再在南京工作了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几乎已经被中央党务调查处摸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再留在南京,危险太大!不仅自己有危险,更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还会威胁到南京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!

  吴泉江想着要离开生活了这么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南京,心中感伤,难以言语!

  再说摹久窆啊傀志恒赶到了军事情报处,时间也只是【民国谍影】比平常上班晚了一些,再加上他平日里就经常失踪,当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出去查案去了,所以无论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还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下属,都已经习以为常,并没有看出他有什么不对!

  刚刚在办公室坐下,砌了一杯茶水,轻轻的【民国谍影】喝了一口热乎乎的【民国谍影】香茶,宁志恒才感到一阵轻松!

 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,整整九个小时过去了,这九个小时里他马不停蹄的【民国谍影】来回奔波,终于力挽狂澜,拯救了地下党这一次致命的【民国谍影】危机,能为红党贡献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,让宁志恒由衷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兴,此时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是【民国谍影】兴奋和愉悦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这个时候,就见邵文光走了进来,看着宁志恒正在惬意地喝茶,不禁笑着说道:“你倒是【民国谍影】难得清闲,今天怎么没和孙副队长去练枪?”

  看到是【民国谍影】邵文光,宁志恒也露出笑脸,他没有直接回答邵文光的【民国谍影】话,微笑着说道:“是【民国谍影】邵专员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驾光临!我这里可是【民国谍影】蓬荜生辉呀!”

  邵文光去年年底被卫良弼调回到总部,就一直在卫良弼身边帮忙,终于赶上好机会,在宁志恒破获暗影小组案件中出力不小,再有卫良弼为他说好话,终于给他运作到了一个好的【民国谍影】职位。

  叫做警事巡视专员,听着名字很大气,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抽调出一批人手,去管辖下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察局总局和各个警察分局进行巡视调查。

  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自己设置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职位,明面儿上说是【民国谍影】去巡视调查督促警察局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,其实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派人到各个警察部门去要钱,为军事情报调查处搜集资金。

  军事情报调查处是【民国谍影】国党首屈一指的【民国谍影】谍报部门。国防部批下来的【民国谍影】运转资金向来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充裕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当今国党军队中贪污成风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调查处也不例外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给的【民国谍影】再多,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天天高喊着资金紧张,要求上面追加拨款,会哭的【民国谍影】孩子才有奶吃不是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谁会嫌着钱多呀!军事情报调查处管着全国的【民国谍影】军队,警察,宪兵三大部门,去下属部门打打秋风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很正常的【民国谍影】事,反正不拿白不拿。

  这样所谓的【民国谍影】警事巡视专员就新鲜出炉了,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任务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替军事情报调查处敲竹杠。

  这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运作了很长时间,为邵文光这个老部下谋取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份儿肥差。

  “狗屁的【民国谍影】专员!我这跑腿吆喝的【民国谍影】,也能叫专员?”邵文光嘴里满不在乎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却一脸的【民国谍影】红光,显然这段时间过的【民国谍影】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惬意,“志恒,你知道吗,今天一大早,这南京城北的【民国谍影】街面上就发生了一场激烈的【民国谍影】枪战,中央党务调查科那帮人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损失惨重啊!”

  (求月票了!!!)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