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八十六章 锄奸行动

第八十六章 锄奸行动

  深夜十二点,一身深色便装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出现在公寓附近,他在附近左右巡视了一遍,没有看见陈延庆和侯成,知道他们二人已经按着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吩咐离开了。

  其实摹久窆啊傀志恒也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对这些外围人员有多么信任,让他们参与到这件锄奸行动中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无可奈何!

  他手下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手确实有限,军事情报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人员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能够调用,如果这样做,后面的【民国谍影】隐患会很多,一旦有人告密,宁志恒无法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行为作出解释!

  所以能够调用的【民国谍影】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这些外围人员了。毕竟相对而言,这些外部人员更好控制,因为宁志恒才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们最大的【民国谍影】靠山。

  他相信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陈延庆和侯成对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行为有所疑问,但也只能认为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情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,而不敢提出质疑!

  况且这两个人也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聪明人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对宁志恒有一丝半点的【民国谍影】疑问,也根本没有背叛的【民国谍影】理由,在一定程度上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值得相信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宁志恒看了看表,现在是【民国谍影】十二点半,这个时代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一般九点多钟就上床休息可了,按这个时间计算,现在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人睡眠最沉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。

  此时一片黑暗,四周寂静无人,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眼力超常,能够在黑暗中视物,再加上白天他已经观察了一遍,附近的【民国谍影】地形大致清楚。

  他悄悄的【民国谍影】靠到公寓的【民国谍影】后墙,从兜里掏出一双黑色的【民国谍影】手套带在手上,一切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小心为上。

  后墙不高,最适合攀爬。他轻手轻脚来到墙下,身形用力上窜,手指轻轻搭在墙沿,单手借力,身形轻若猿猴,就已经合身翻过墙体,落地悄无声息。

  进入院内一片安静,整个公寓一片漆黑,只有公寓一层的【民国谍影】客厅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灯还亮着。

  宁志恒轻轻地凑到窗前,仔细往里面观瞧,就看见一个青年男子正斜躺在客厅的【民国谍影】沙发上,双眼迷蒙,正处于半睡半醒的【民国谍影】状态。

  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值守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名警卫人员,根据陈延庆他们汇报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公寓内还有另一位警卫和张培,现在肯定已经安睡了。

  宁志恒转身绕过客厅,来到左侧一处房间的【民国谍影】窗户下面,他试着推了推窗户,发现窗户锁得很死。

  看来这两个警卫很小心,睡觉前都已经把房间的【民国谍影】窗户都锁死了。宁志恒故伎重施,掏出匕首插入窗缝,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动作非常小,拨动的【民国谍影】很仔细,过了好一会儿,这才将窗销拨开,然后翻身而入。

  进入了公寓之内,他看了看客厅内的【民国谍影】方向,犹豫了片刻,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决定先除掉客厅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。

  毕竟此人还没有完全入睡,还保持着一定的【民国谍影】警觉性。如果自己在除掉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中发出半点动静,他一定会惊醒,继而惊动旁人。

  必须先把他除掉,剩下两个人已经入睡,警觉性几乎没有,相对来说就好对付了。

  宁志恒一点点挪步来到客厅,他脚上特意换成的【民国谍影】软底布鞋,走路悄无声息,再加上他刻意收敛。一步一挪,极其小心,屏住呼吸,没有发出半点声响。

  一步一步靠拢到警卫身后,已经处于半昏睡状态的【民国谍影】警卫根本毫无察觉。

  宁志恒没有犹豫,一只手猛然发力勒住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后颈,另一只手托在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下巴上,使劲往上一抬。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颈椎骨发出一声闷闷的【民国谍影】断裂之声,头颅向后弯曲,失去了颈骨的【民国谍影】支撑后,整个耷拉下来!

  宁志恒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臂力是【民国谍影】相当大的【民国谍影】,双手较力,如此大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道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铁管也得被他掰弯了,更何况是【民国谍影】人的【民国谍影】颈骨。

  今天晚上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首次单人行动,危险性较大。所以他要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尽快解决对手,杜绝意外的【民国谍影】发生。为防止夜长梦多,快刀斩乱麻,动作一点要快!

  所以他也没有打算花费精力,去读取着一个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。

  毕竟一个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等级不会太高,也不会有什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秘密。而对于警卫本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人生经历,宁志恒也没有兴趣知道。

  所以在动手之前,他刻意的【民国谍影】收敛心神,控制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意识不进入灵台空间。果然随着他精神力的【民国谍影】日渐增强,控制思维意识的【民国谍影】能力也越发的【民国谍影】强大,在警卫临死前,只要他的【民国谍影】意识不进入灵台空间,没有了菩提树的【民国谍影】帮助,就不会读取死者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。

  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他已经能够自主的【民国谍影】控制和选择,是【民国谍影】否读取死者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!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一只手一直勒紧了警卫的【民国谍影】喉颈,又观察了一会儿,发现他确实没有声息了,这才慢慢松开了手。

 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公寓内的【民国谍影】布局,然后开始在一楼搜索,一楼里总共有四间房屋,他挨个搜索,仔细聆听。

  他自从体质被菩提树绿叶提升之后,身体的【民国谍影】五官感应能力也大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提升,听觉也变得也非常灵敏。

  他把每一个房间都搜索了一遍,他每到一个房间门口,都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聆听,都没有听到人睡眠时喘气呼吸的【民国谍影】声音。

  看来一楼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人了,于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开始向二楼搜索,来到二楼楼梯口正对着的【民国谍影】一间房屋,他停下来仔细听了半响,果然里面发出轻微的【民国谍影】鼾声。

  他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推开房门,黑暗中看见一个人正躺在床上熟睡,他轻轻慢步上前仔细端详了一下,发现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张培,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另一名警卫,其实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已经无关紧要了,今天这个公寓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他都不会留下一个活口。

  他慢慢的【民国谍影】靠近,突然出手,猛的【民国谍影】勒住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脖子,使劲用力一掰,同样是【民国谍影】颈骨折断,男子没有发出半点声响,没有了呼吸!

  宁志恒再小心地退出房间,向旁边的【民国谍影】房间里搜索,很快就在旁边第二个房间里发现了目标。

  他小心地靠近,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熟睡的【民国谍影】男子,不会错了,这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张培!

  他确认下目标,没有丝毫的【民国谍影】犹豫,双手快速勒死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脖子,惊醒的【民国谍影】张培还没有做出反应,就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绞杀中拗断了颈骨,呼吸极速的【民国谍影】衰弱,瞳孔慢慢地散开,意识逐渐远去。

  一瞬间,宁志恒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意识投入灵台空间,出现在菩提树下,伸出手指一碰眼前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光团。

  又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幅幅记忆的【民国谍影】画面展现出来。

  第一幅画面,青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张培身穿着一身工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服装,正在一间宽敞的【民国谍影】厂房里给一群工人慷慨激昂的【民国谍影】高声演讲着。

  第二幅画面,明显憔悴许多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年张培,正在乡村教室里给孩子们讲完课,刚刚跨出教室,就被几个特务一拥而上,扑倒在地。

  第三幅画面,在一间昏暗的【民国谍影】囚室里,捆绑在木架子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张培遍体鳞伤,正经受着严刑拷打,撕心裂肺般的【民国谍影】剧痛充斥着全身。马宏那狰狞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容出现在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眼前,厉声咆哮着。

  第四幅画面,一间房门被轻轻打开,一个戴着厚围巾的【民国谍影】人推门走了进来,然后转过身来,摘掉了脸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围巾,静静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张培,赫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容。

  “老路!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你!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你~?”张培一脸激动的【民国谍影】扑了上去,一把紧紧的【民国谍影】握住了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双手。

  “老张,一别多年!别来无恙啊!”路明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伸出双手和张培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  第五幅画面,在一间敞亮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内,一个长脸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年男子将一个公文袋甩在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,严厉地说道:“这是【民国谍影】给你最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机会,明天开始你不能在党务调查处的【民国谍影】任何单位露面,我安排你去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屋。三天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,把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资料背下来,然后去接近他,取得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,重新打入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组织,我等着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好消息!”

  画面很快闪现完毕,化作点点星光融入菩提树中,宁志恒没有半点耽搁,思维意识迅速退出灵台空间。

  慢慢松开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双手,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头颅无力的【民国谍影】垂下,身体瘫软在床上。

  铲除叛徒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顺利的【民国谍影】完成,深夜潜入,趁其不备,没有动用枪支和器械,赤手空拳就将目标张培和两个警卫悄无声息地格杀,整个过程可以说比宁志恒预料的【民国谍影】还要顺利。

  宁志恒没有放松戒备,又在二楼的【民国谍影】其余房间里搜索了一遍。确实没有发现其他人,终于确认整个公寓里已经清理干净。

  宁志恒这才放下心来,有时间把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画面回想了一遍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