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七十四章 剑拔弩张

第七十四章 剑拔弩张

  路明感慨万千,轻声说道:“我怎么会看不到,这些年我每天都在订阅翻看各种报纸,几乎能够做标记,编辑暗语的【民国谍影】地方都会审一遍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想找出一些有关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!”

  路明这些年一直在对失去联系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党进行搜寻工作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收获甚微。

  中间也有潜伏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用老方式联系过,甚至也有被设下圈套的【民国谍影】,都被他机智的【民国谍影】躲了过去,但成功的【民国谍影】也有二次,接回了两位老同志。

  尽管冒险用老方式接头很危险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路明每一次都说服自己,能接回一个同志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为党再接回一个坚定不移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士,增加一份革命的【民国谍影】力量!

  至于所冒的【民国谍影】风险,他对自身安危没有放在心上,从参加革命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一天起,他就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生死置之度外,一旦出现意外,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希望脱身,那么在最后关头他会毫不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结束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生命,把威胁截止到自己这个环节,绝不能危及到党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!

  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也同样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他在犹豫四天之后,终于决定冒险前来。

  “老路,我要求马上恢复我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安排工作给我,这一天我等的【民国谍影】太久了,一刻都不想耽误了!”张培急不可耐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,眼神中饱含期望!

  路明伸手按住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双手,轻拍了两下安慰道:“你放心,老张,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党不会忘记每一个忠诚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士。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我理解!

  不过党的【民国谍影】组织纪律你是【民国谍影】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,民国十九年之前的【民国谍影】历史我可以为你证明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之后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七年,你的【民国谍影】经历要写一份详细的【民国谍影】材料,组织会派人进行调查审核,你放心,这个时间不会很长,马上你就可以再为党工作了!”

  “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一天都不想等啊,老路!我~”张培焦急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,我知道!老张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局势日渐严峻,你不知道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党组织遭到了巨大的【民国谍影】破坏后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方式有了很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改变,每一位组织成员都要受到最严格的【民国谍影】甄别和审核,以确保不会再重蹈覆辙,蒙受重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损失!你要相信我,相信党,对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党要有信心!”路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耐心的【民国谍影】解释道,这些失去联系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都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他能理解那种漂泊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游子终于找到家的【民国谍影】急迫感。

  张培看着路明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,欲言又止,最后终于点头同意,路明又关心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你在南京有落脚点吗?”

  “没有,我就在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旅馆要了间房,如果这次再找不到组织,我就打算过几天回北平了!”张培说道。

  路明点点头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叠法币,放到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手里,和声说道:“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些钱,你就在这附近租一间房,不要到处走动,二天后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星期日,晚上六点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这里,你把写好的【民国谍影】材料给我!

  以后每个星期日晚上六点来这个饭店等我,我们碰一次头,直到组织的【民国谍影】调查审核结束,我就会具体安排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!”

  张培默默看着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钱,过了片刻才犹豫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老路,如果有要紧的【民国谍影】事,怎么联系摹久窆啊裤?”

  要紧的【民国谍影】事?路明有些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看着张培,想了想说道:“老张,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我不相信你,你不能知道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掩饰身份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组织纪律!只能是【民国谍影】我联系摹久窆啊裤,当然以后等你调查通过了,我们就可以并肩战斗了!”

  他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所保留,尽管张培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战友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时隔七年,有些人和事有没有变化,谁能保证,做地下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能完全相信他人,哪怕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!

  而与此同时,在对面的【民国谍影】旅馆三层房间的【民国谍影】窗口处,马宏正仔细观察着。

  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好奇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队长,你说摹久窆啊壳个地下党会相信张培吗?这么多年失去联系,就凭他张嘴一说,就让他重新加入了?”

  马宏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窗户外面,嘴里不急不缓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试一试总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错的【民国谍影】,张培说上次看到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人是【民国谍影】他的【民国谍影】相识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,应该很容易取得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。

  如果能重新打入地下党内部,当然好!从此我们在地下党内部多了一双眼睛。如果不能,也没有损失,那就立刻抓捕,反正总会有收获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

  “这个张培能相信吗?抓了三个月了,到现在一个地下党的【民国谍影】同伙没有钓到,这次队长你说,他会不会突然反水?”另一个队员也凑了过来,开口说道。

  “怕什么,现在不是【民国谍影】钓到一个,他只要露面了,就跑不了!”有个队员也说道。

  “人哪,就像一个生鸡蛋,只要你打破他外面的【民国谍影】那层硬壳,里面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软稀汤了。一旦做人的【民国谍影】那层底线被突破了,那这个人就没有了自尊,没有了信任可言!只要他怕死,就容不得他起异心!”马宏侧了下头,得意的【民国谍影】对身边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说道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队长看得清楚,不过这个张培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硬了,整整打了两天两夜才终于招供,这些工夫没有白费!”

  “队长,老四回来了!”一个队员看着楼下有人走近,认出是【民国谍影】替马宏回家拿换洗衣服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回来了!

  不一会,那个叫老四的【民国谍影】队员推门而入,“队长,衣服取回来了,还有几盒香烟!”

  “用不着了,刚才已经有大鱼上钩了,有人和张培接头了,今天晚上事情就会有结果出来,咱们不用在这里苦熬着了!”旁边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位队员笑着说道。

  马宏也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一会大家打起精神来,看着张培的【民国谍影】举动,他要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异常动作,就说明一切顺利,他已经得到了对方的【民国谍影】信任,就跟踪那个接头人,找到他的【民国谍影】落脚点,继续监视!

  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如果他出门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抬右手梳理头发,做出这个动作,就说明事情出了问题,要么被识破了,要么没有获得信任,就马上抓捕,直接撬开这个接头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嘴!”

  其他队员都点头领命,开始做好准备,随时准备行动!

  就在楼上楼下两组人马都秣兵历马,把目光都分别对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目标,准备随时扑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猎物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。

  包厢里两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交谈也到了尾声,张培说道:“老路,你这些年一直没有回过江北吗?还有没有其他同志的【民国谍影】消息,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很想念他们,刘胖,小李,还有老吴!有时候做梦都梦见他们!”

  路明也有些恍惚的【民国谍影】短暂回忆一下,苦笑道:“不知道,当时我提前撤离,侥幸躲过劫难,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江北,当时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都失散了,不过不用悲伤,我们做革命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,生生死死早就不放在心上了!”

  “那这些年你一直就在南京工作,一定为党做了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吧?哎!不像我,像个逃兵东躲西藏,白白蹉跎了这七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岁月!”张培语气自然,却把话题引向了他想知道的【民国谍影】方向,谨慎的【民国谍影】试探道。

  “你啊!总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性急,作为老战友,我的【民国谍影】提醒你一句,现在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工作很残酷,必须要有耐心和谨慎,还有,以后再也不要用登报这种联系方式了,现在国党那些特务部门都对市面上发行的【民国谍影】报纸有专门的【民国谍影】人员审查,我们这边也很少再用这种方式联系了!就像这一次,我也是【民国谍影】犹豫了很久才冒险和你见面的【民国谍影】!”路明耐心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婉转的【民国谍影】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是【民国谍影】吗,那现在会不会有危险?哎,我现在很久没有参与行动,对敌人了解的【民国谍影】太少了!”张培马上面露紧张之色,赶紧说道!

  这时路明站起身来,将那条围巾重新将半边脸蒙上,张培一见有些迟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怎么快就走?”

  路明点点头,说道:“耽误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久了,容易出意外!二天后还在这里,我们再碰头!”

  张培也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这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同志,总忍不住想和你多说会话!好吧,二天后我在这里等你。等等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我先走,看外面有没有情况,等五分钟后你再走,这样安全些!”

  路明一楞,然后笑着答应了,张培起身打开房门,仔细观察了一下,然后向路明点点头,小心翼翼的【民国谍影】出了门。

  看着张培出门,路明上前将门慢慢关上,脸上的【民国谍影】微笑也慢慢收敛了起来!

  大意了,没想到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大意了!

  明知山有虎,仍然亲身犯险,在地下工作中,这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值得称道的【民国谍影】英雄行为,这是【民国谍影】致命的【民国谍影】愚蠢,没想到自己还是【民国谍影】犯了这种低级错误!

  凭着他多年的【民国谍影】地下工作经验,一个老牌特工的【民国谍影】直觉,自己这个多年前的【民国谍影】战友张培,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有问题!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