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十四章 大事初定

第十四章 大事初定

  “三成,你父亲好大的【民国谍影】手笔,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举手之劳,我不能占自己学生的【民国谍影】便宜。到时候只需一座家宅给我们全家安身即可!”贺峰摇了摇头,即便是【民国谍影】三成也绝对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小数目,他还不至于收取自己学生的【民国谍影】好处,

  不得不说就为人品行方面,宁志恒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看错人。

  “老师,您有时候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过于古板了,这三成也不全是【民国谍影】给您的【民国谍影】。不是【民国谍影】还有沈团长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份吗,难道空手指使人白干活!到哪里也没有这个道理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我父亲特意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。”宁志恒接着劝道。

  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话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提醒了贺峰,身边和自己有相同情况的【民国谍影】至交好友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少。等真有那一天,自己那一份利益,还可以接济好友,多几套房产就可以多安置几家亲朋,有备无患啊!想到这里他倒是【民国谍影】觉得不用和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学生太矫情。

  “好吧,这件事就这么定了。我请一段时间的【民国谍影】假,亲自去趟重庆,正好和老沈聚一聚,把事情交代清楚。”贺峰一旦拿定主意就不愿拖延,决定亲自携款去重庆,这么一笔巨款交给别人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太放心。

  “老师亲自出马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最好不过了,”宁志恒一听老师要亲自去重庆,那事情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板上钉钉了。老师这是【民国谍影】高度重视起来了。

  突然他有想起一件事情:“还有一点,这次最好能在沙坪坝地区购买房产,哪怕价钱高些也要买下来。”

  “沙坪坝?这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地方?”贺峰有些奇怪。

  “沙坪坝是【民国谍影】重庆南部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街区,水运便利,将来我们宁家做生意也方便些。”宁志恒解释道。

  贺峰很仔细的【民国谍影】用纸笔记下这个地名,宁家是【民国谍影】经商的【民国谍影】,自然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做生意养家,不能坐吃山空,有这要求并不意外。

  其实这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个借口而已,在前世他就去过重庆旅游,就在沙坪坝吃著名的【民国谍影】重庆火锅。

  当时有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火锅店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开在当地抗日战争时期挖掘的【民国谍影】防空洞里,很多游客为了好奇都去光顾,生意很是【民国谍影】兴隆。

  吃饭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老板就夸耀说这个沙坪坝是【民国谍影】个风水宝地,抗日战争时期日军飞机轰炸重庆,整整炸了五年,可这沙坪坝却是【民国谍影】安然无恙,神奇的【民国谍影】在这场战争保全了下来。

  宁志恒当时对这一幕记忆深刻,这次如果能够在沙坪坝购置房产,那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就能得到最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保障。

  两个人又仔细推敲了许多细节,比如此行去重庆多带几个卫兵,去了重庆该如何和沈家成运作,购买住宅和商铺的【民国谍影】比例等等,无形之中师生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更加融洽和睦,相谈甚欢。

  所有细节都确定下来之后,贺峰微笑说:“昨天我接到了你师兄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电话,在电话里说摹久窆啊裤们前天抓了一个日本间谍。他说没想到你遇事冷静,身手矫健,初试身手就让大家刮目相看。”

  宁志恒没想到老师这么快就知道这件事情。按理说这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事机密,不应该把消息外漏。但是【民国谍影】卫良弼毕竟是【民国谍影】贺峰的【民国谍影】门生,把这件事通报给贺峰不算什么大事。

  不过以贺峰的【民国谍影】作风,一般是【民国谍影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。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次家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安全有了着落,让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情大好。

  而且通过这件事,和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师生关系明显更加亲近。这才忍不住夸奖了几句。

  “师兄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过奖了,当时情况紧急也没有多想,这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学生第一次在实战中开枪,事后心里还有些后怕?”宁志恒谦虚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。

  事实上他还真没有半点畏惧,有的【民国谍影】倒是【民国谍影】紧张兴奋的【民国谍影】感觉,不知道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性格还隐藏未知的【民国谍影】暴力倾向。

  “你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很不错了,我记得我第一次实战开枪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,手指都麻木了,枪都拿不稳,子弹都不知道打到哪里去了。”贺峰亲切的【民国谍影】拍了拍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肩头夸赞道。

  “你比我强,是【民国谍影】吃拿枪这碗饭的【民国谍影】料。好好干!军情处跟军队不一样,那里面的【民国谍影】鬼门道更多,你凡事要多长个心眼。明年想办法给你肩上添一颗星。”

  宁志恒高兴的【民国谍影】点头应承,在他头上顶着黄埔军校保定系和贺峰门生这两块招牌。以后在仕途上肯定比常人要走得顺利些。最起码不会有不开眼的【民国谍影】小人招惹他,会少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麻烦。

  师徒二人谈了很长时间,这才从书房里出来。李兰和贺文秀在外面等了半天,贺峰为人严肃方正,学生们都很敬畏他。

  她们原以为宁志恒会被严厉的【民国谍影】训斥,可没想到二人进屋之后一直很安静。出来的【民国谍影】时候二人面带微笑,显然谈话还是【民国谍影】比较顺利的【民国谍影】,她们这都松了口气。

  李兰看贺峰没有提手表和香水的【民国谍影】事情,也很懂事的【民国谍影】没开口询问。贺峰此时也觉得能够一次拿出如此大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笔巨额现款,自己这个学生家里显然资金雄厚,这些礼品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事情。

  宁志恒向老师一家人告辞,事情办的【民国谍影】很顺利,他心情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放松。接下来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拜访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师兄卫良弼,所谓县官不如现管。顶头上司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师兄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非常好的【民国谍影】。但是【民国谍影】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那句话,友情也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维护和经营,该有的【民国谍影】礼节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需要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他购买的【民国谍影】手表中,一块是【民国谍影】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,老实说来到这个世界,他最不习惯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平时对时间没有精确的【民国谍影】把握。前世他就有带手表的【民国谍影】习惯,早就想买一款好表,这次手头宽裕了,第一件事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购买手表。

  第二块手表孝敬给了老师。剩下两块是【民国谍影】给卫良弼和自己父亲宁良才准备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宁志恒很快赶回到了军情处。来到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敲门而入。卫良弼诧异的【民国谍影】看了看进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:“”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放了你几天假吗?你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?有事找我吗?”

  他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很喜欢这个小师弟的【民国谍影】,为人处世很是【民国谍影】稳妥。业务上面也很不错。

  这一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宁志恒功劳不小。在梁德佑的【民国谍影】报告中,对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也多有赞扬,这其中当然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宁志恒替他说了好话,让他躲过了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处分。

  还有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在这次行动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的【民国谍影】确可圈可点。一个新人能有如此的【民国谍影】表现,完全出乎大家的【民国谍影】预料。

  宁志恒笑嘻嘻的【民国谍影】将一个包装精美的【民国谍影】盒子放到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前说:“师兄你打开看一看。”

  卫良弼伸手接过包装盒,又疑惑的【民国谍影】看了看宁志恒,不知他搞什么玄虚。打开之后发现是【民国谍影】一块亮灿灿的【民国谍影】浪琴男士表。

  卫良弼眼睛一亮,男人都喜欢手表,现在佩戴手表就像后世里驾驶的【民国谍影】汽车座驾一样。就代表着身份和档次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以能够随身佩戴一块名表为荣。

  “这是【民国谍影】特意买来送给师兄的【民国谍影】,怎么样,还喜欢吧!”

  卫良弼一听很高兴,相比之下自己手腕上的【民国谍影】那块机械表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值一提,心中自然非常喜欢。

  他爱惜的【民国谍影】轻轻抚摸手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名表,嘴里还是【民国谍影】问道:“这表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很贵的【民国谍影】啊!你那点薪水连表链都买不起。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,你是【民国谍影】有事情找我吧,咱们师兄弟,还用这么客气。”

  宁志恒抬手晃了晃自己手腕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浪琴表,故作不屑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也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很贵,不用太当回事。我给自己也买了一块,给老师一块,剩下这块就送给师兄你了。”

  卫良弼这才注意到宁志恒手腕上也带着一块相同款式的【民国谍影】浪琴表。一次买了三块,这说明自己师弟可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身家不菲,老师倒是【民国谍影】给自己提过,宁志恒家里是【民国谍影】在杭州做生意的【民国谍影】,没想到这一出手还真是【民国谍影】阔绰。

  听宁志恒这么说,卫良弼当下也不再推辞,他是【民国谍影】真心喜欢这块好表。赶紧换下手腕上的【民国谍影】旧表,美滋滋的【民国谍影】端详着,感觉这档次一下就上升起来。

  宁志恒看着他这么喜欢,知道这次送的【民国谍影】礼物是【民国谍影】对了他的【民国谍影】心思。

  他笑着说:“师兄,还真有事找你,这次多给我几天假期,我想着回杭城老家一趟,算着都有一年没回去了,真是【民国谍影】太想家了。”

  卫良弼哈哈一笑说道:“我当是【民国谍影】什么大事呢!小事一桩,你什么时候去给我打声招呼,休多长时间自己掌握。”

  这事对卫良弼来说确实是【民国谍影】小事一桩,宁志恒也知道不会有什么问题。他送名表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拉近二人的【民国谍影】关系,倒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为了请假回家。

  “师兄,前天抓回来的【民国谍影】那个付诚怎么样了?审出什么结果没有!”宁志恒突然又想起来被抓来的【民国谍影】付诚,已经两天时间,应该有个结果出来了。

  这个付诚是【民国谍影】他亲手抓获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个目标,他当然想知道后续的【民国谍影】情况,如果能有收获,多挖出几个日本间谍也算是【民国谍影】为国家贡献了一点力量。

  卫良弼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的【民国谍影】说道:“毫无进展啊!这个付诚一直装死,他本来身上就有伤,从医院取了弹头包扎完,就带回刑讯课审讯,拷打了两天了,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开口。现在不敢再打了,怕再打就死了。”

  宁志恒有些着急了,情报是【民国谍影】有时间效应的【民国谍影】,如果短时间没有突破,付诚的【民国谍影】上下线联系不到他,就会有警觉,肯定会采取措施脱钩,到时候花大力气抓获的【民国谍影】付诚就会一钱不值,那这条好不容易找到的【民国谍影】线索白费了,还有那几个行动队员的【民国谍影】牺牲就变得毫无价值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