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国谍影 > 民国谍影 > 第九章 第一桶金

第九章 第一桶金

  刘大同回身把那个小女孩带了过来,小身子瑟瑟发抖,可怜的【民国谍影】样子让宁志恒心里一颤。

  这个孩子与他前世的【民国谍影】女儿年纪相当,眉眼之间竟有几分相似。不禁让他心里一阵痛楚,不知道女儿在那个世界里过得怎么样了?

  他上前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头发,柔声细语地问道: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啊?知道你的【民国谍影】家在哪里吗?被坏人抓来多长时间了?”

  那个小女孩无助的【民国谍影】摇了摇头,抽泣着回答道:“我叫小婉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记得我父亲叫陈广然,母亲大名不知道,父亲管母亲叫梅娘。我家就在一条大街的【民国谍影】中间,附近有条小河,也不知道叫什么河。”她年纪太小,根本记不住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家具体在哪里,她迷迷糊糊醒来就到了这里,根本不知道被拐来多长时间了。

  宁志恒也没有多问,等到把那两个人贩子审清楚就知道了。只是【民国谍影】现在为难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孩子怎么安排。

  突然他觉得小婉的【民国谍影】口音很是【民国谍影】熟悉,竟然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他家乡杭城的【民国谍影】口音,难道是【民国谍影】从杭城拐来的【民国谍影】?如果是【民国谍影】这样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安排一下。

  杭城离南京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很远,座火车也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不到一天的【民国谍影】路程。在军校里管理甚严,宁志恒上一次回家距现在也有一年的【民国谍影】时间了,心里很是【民国谍影】想念。

  现在倒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找个机会回家看一看,到时候带上小婉回杭城寻亲。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找不到也可以把孩子交给母亲照看。也不至于让小婉流落街头。

  他自与今世的【民国谍影】记忆情感融合后,能够清晰的【民国谍影】感受到那思念家乡和亲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情感。早就想着回家一趟,也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把家里的【民国谍影】事好好安排一下。看来有些事情是【民国谍影】不能拖了!

  宁志恒转头向刘大同问道:“你成家了吗?家里有什么人?”

  刘大同愣了一下,不太明白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,下意识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道:“成家了,家里有个黄脸婆,还有两个臭小子,野得很!”

  宁志恒一听情况还算合适,就以一副商量的【民国谍影】口吻说道:“那能不能把小婉安排在你家,时间不会很长,等把人贩子的【民国谍影】口供审出来,我就把孩子送回去。”

  刘大同听完,眼睛一转心中暗喜,这个年轻长官人品不错,倒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心善之人。自己在警察局里累死累活这么些年也熬不出头,不就是【民国谍影】头上没有跟脚,身后没有靠山吗?

  如果借着这个机会能够和这些长官拉上关系,那以后在这片地头拉大旗作虎皮,只要抬出军事情报处这块招牌,还有谁敢不长眼来招惹。

  当下一拍胸脯:“长官放心,这孩子您就交给我,一定不会出半点问题。我家那婆娘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个心善的【民国谍影】,肯定把这孩子,哦,这个小婉当亲闺女一样看待!”

  宁志恒一听很高兴,他没想到刘大同这么痛快就答应了。可以看出他是【民国谍影】真的【民国谍影】愿意,没有半点勉强的【民国谍影】意思。

  这个刘大同明显的【民国谍影】刻意巴结,只怕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单单畏惧自己这个军事情报处军官的【民国谍影】身份,应该是【民国谍影】还有所图。以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阅历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看得清楚,不过他也不在意。

  宁志恒把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和联系方式给了刘大同,告诉他抓紧审讯口供,争取早一天把小婉送回去。小婉家里人这时候肯定是【民国谍影】到处寻找孩子,那种度日如年的【民国谍影】煎熬是【民国谍影】常人无法想象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处理完这些事,行动队很快赶回了军情处。这时卫良弼早就得到了消息,正在办公室里等他们的【民国谍影】详细报告。

  不出意外,梁德佑被他劈头盖脸的【民国谍影】训斥了将近半个小时。一个行动队减员四分之一,即便只是【民国谍影】一些普通队员,那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很难向上峰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。

  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开口,力述行动的【民国谍影】困难,并保证下次一定吸取教训,不敢再出问题云云,卫良弼看在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面子上才没有继续。

  梁德佑用感激的【民国谍影】目光看了宁志恒一眼,随后退出了办公室。宁志恒则在卫良弼的【民国谍影】示意下留了下来。

  “师兄,你对梁队长是【民国谍影】否太严厉了,毕竟最后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完成了任务,人活着抓了,不会真的【民国谍影】给他处分吧!”宁志恒小声说道。

  卫良弼这时已然换了副面孔,轻笑道:“当然是【民国谍影】故意为之,其实这次行动总的【民国谍影】来说,目的【民国谍影】还是【民国谍影】达到了。至于人员伤亡确实有些大,但是【民国谍影】有句话说得好,慈不掌兵。军人还怕牺牲吗!”

  “那你刚才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?”宁志恒不解的【民国谍影】问道。

  “不过是【民国谍影】借机敲打敲打这个梁德佑,这个人的【民国谍影】根基浅,却总是【民国谍影】和咱们隔着一层,让人不放心。”卫良弼把问题点明了。

  宁志恒这才明白,原来梁德佑一直不为上级所喜,是【民国谍影】因为这个原因。那个领导不喜欢用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人,可是【民国谍影】你一直不站队,让领导怎么用你,说白了就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政治智慧。这一点上,石鸿却是【民国谍影】看得比梁德佑明白的【民国谍影】多。

  这就需要领导敲打敲打,让他明白形势,有所表示早点站队,这也是【民国谍影】派系扩大势力的【民国谍影】一种方式。

  既然最后目的【民国谍影】是【民国谍影】要拉拢,那就不会真的【民国谍影】处分梁德佑了。宁志恒也放心了,接着问道:“那这次损失这么多的【民国谍影】弟兄?”

  “损失了就补充,志恒啊,你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年轻,其实有时候人员损失不是【民国谍影】坏事。人员损失惨重说明什么?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也说明我们行动科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是【民国谍影】非常危险的【民国谍影】,说明我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工作是【民国谍影】要付出极大牺牲的【民国谍影】,从这个角度说,我们这些人战斗在谍战工作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线是【民国谍影】多么重要的【民国谍影】!会哭的【民国谍影】孩子才有奶吃,就看我们怎么哭了!”卫良弼决定好好给自己这个师弟上一课,还是【民国谍影】年轻不懂得世事险恶!

  宁志恒不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懂,只是【民国谍影】前世中的【民国谍影】观念多少还影响着他,对生命的【民国谍影】尊重让他一时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又谈了一会,宁志恒便出来,回到了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办公室。梁德佑正在焦急的【民国谍影】等待着,见到他进来,赶紧把办公室的【民国谍影】门掩上。

  回身来到宁志恒身旁,低声问道:“志恒,组长怎么说,这次事情不会闹大吧?”

  宁志恒温言安慰说道:“队长你不用担心,卫组长刀子嘴豆腐心,实际上是【民国谍影】雷声大雨点小,再说毕竟我们行动是【民国谍影】成功,击毙从犯二人,抓获主犯一人,各方面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可以交代的【民国谍影】这事就算过去了。”

  “真的【民国谍影】,那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太好了。志恒你以后就叫我梁哥,都是【民国谍影】兄弟。叫队长太生分了!”此时梁德佑的【民国谍影】态度已经完全转变过来。

  “你不知道,这段时间咱们队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尽走背字了。哎!上次你们的【民国谍影】前任就是【民国谍影】一死一伤,事情刚过去,今天又是【民国谍影】六死二伤。”梁德佑听到了宁志恒的【民国谍影】回答,心里才是【民国谍影】一颗石头落地了。不禁感叹自己的【民国谍影】运气不好。

  宁志恒也没再多说,他不想给梁德佑任何暗示。毕竟才刚认识没几天,交浅而言深是【民国谍影】大忌。况且他也不想给梁德佑留下过于世故精明的【民国谍影】形象。

  事情很快过去,就在当天下午石鸿和王树成也与情报科交接,从医院赶了回来。

  卫良弼在行动报告中历数行动队工作中的【民国谍影】困难和危险,并请求尽快从军队中调集人员,以补充行动队员。

  自然上面有人好做事,很快在第二天的【民国谍影】军情处高层会议里对这次的【民国谍影】行动给与了肯定。并同意尽快补充队员。一切都是【民国谍影】风吹云散,归于平静了。

  卫良弼通知梁德佑,由于第三行动队人手不足,在补充队员之前暂时不安排任务。工作都转到其他两个行动队。

  听到这个命令,大家都是【民国谍影】松了一口气。终于可以获得一个短暂的【民国谍影】休整假期,好好放松一下紧紧绷着的【民国谍影】神经。尤其是【民国谍影】宁志恒,他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做一件事了。

  自从融合记忆之后,他就开始计划今后的【民国谍影】每一步,他前世在档案馆里的【民国谍影】几年并不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一点收获,相反在他经常翻阅那些年代久远的【民国谍影】老档案中,可也让他得到了很多普通人根本接触不到的【民国谍影】信息。

  当然这些信息在前世是【民国谍影】没有什么用处,当时他也是【民国谍影】当作一段历史,一篇传记来看。可是【民国谍影】当他穿越时空回到了这个时代,这些信息对他来说,价值可是【民国谍影】无法估量的【民国谍影】,会对他的【民国谍影】今后带来翻天覆地的【民国谍影】变化。

  现在他要做的【民国谍影】就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利用前世所经历的【民国谍影】一件事,获取他今世的【民国谍影】第一桶金。

  第一行动队配有二辆美式吉普,正好现在没有任务,他可以随意使用。

  一大早他驱车直奔东城区,很快来到一处破败的【民国谍影】大院门口。这时门口正有一个穿着粗布短衫的【民国谍影】中年男子从院里出来,看样子是【民国谍影】要出门上工,抬头一看一个年轻军官正从吉普车下来。

  这年头普通人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愿意和穿军装的【民国谍影】打交道,万一不讲理掏出枪来,吃亏的【民国谍影】肯定不会是【民国谍影】军人。

  宁志恒迎面而来,中年男子正要避开。宁志恒却拦住他开口问道:“这处大院是【民国谍影】谁的【民国谍影】产业?”

  中年男子不敢怠慢,小心地回答道:“您说这刘家大院,自然是【民国谍影】刘家的【民国谍影】产业。”

  “刘家大院?”宁志恒有些意外,马上又恍然明白,世事变迁,这处房子的【民国谍影】主人也是【民国谍影】不断更变,原来的【民国谍影】名字早就泯灭在历史的【民国谍影】岁月里了。

看过《民国谍影》的【民国谍影】书友还喜欢